目前日期文章:2008050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林佳樺(森小教師)
森林小學的孩子,大部分時間都住在學校,每個孩子都有一本像連絡簿功能的通訊簿,裡面紀錄了孩子的生活點滴,讓家長可以在上面寫下想跟老師溝通的事情。

有一天,維維的媽媽在通訊裡寫道:「佳樺老師:這個禮拜我發現維維回家時,書包裡藏著你帶給他們玩的玩具。他以前就會這樣,把學校的東西帶回家。我很擔心他小小年紀就有這個壞習慣…請老師幫忙…」

看完媽媽寫的,我在心裡想著要怎麼跟維維談,才能真正幫到他的忙。

晚上的睡前個別陪伴時間,我跟維維說了媽媽的擔心,才說沒幾句,他的頭已經垂得低低的,小小聲地說:「我知道了,我以後不會。」

我問維維:「那你猜,我有沒有拿過別人的玩具?」
「沒有」他很快的回答。

我說了一個我小時候的故事:「以前過年過節的時候,很多表姊、表弟都會來我們家玩,也一定會帶很多玩具來,我常常都會趁他們不注意時,把我喜歡的玩具藏起來,等到他們走了,我才拿出來玩,媽媽要是問我,我就可以說是他們忘了帶走的。」

 聽完我奸詐的小聰明,我看見維維的嘴角微微笑著。

我接著說:看到好玩的玩具,想要多玩,這一點也不奇怪。只是,沒有先說,會讓找不到東西的人擔心,以為東西不見了。

「我們一起來想個辦法,以後如果你在寢室看到,很想要帶回家玩的玩具,跟我說一聲,我讓你借回家,好不好?」

他點點頭。我繼續說:「玩完了,你再帶回來還我,然後可以選擇下一樣。就像我們常常去圖書館借書那樣,有借有還,你覺得怎麼樣?」

維維興奮地說:「真的嗎?耶!那我這禮拜要帶樂高飛機。」

他接著對我說:「在寢室裡,有時候我要玩的玩具都排不到,都是強強玩的比較多。」
我問:「那你有沒有跟強強說,你也想玩?」

「有啊,但是以前他很兇,他說先拿到先玩,所以我才想把玩具帶回家,可以自己玩。不過,他現在比較不會了。」

我說:「那我要跟你說對不起了,我沒有發現這個情形,所以沒有及時幫到你。下一次如果有這樣的情形,我們一起想想要怎麼跟強強說。」

維維笑著說:「好!」

說完,維維輕輕閉上眼,讓我幫他做睡前的按摩,看著維維安然的入睡,他的樣子像是鬆了一大口氣似的輕鬆。

我想,唯有越過孩子問題行為的表象,才可以真正發現原因,然後進一步幫忙,一起找到解決的方法。


註:本文取自人本教育札記188期,2005年2月號。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佳樺(森小教師)
最近,低年級寢室裡的男生,對組裝積木有無比的狂熱。幾個人在課餘飯後,最常做的事,就是窩在寢室裡研究,怎麼製造出最強的樂高陀螺。不斷地發明新樣式,然後進行比賽,輸的一方改良再戰,玩上一整晚也樂此不疲。

一天晚上,哲哲跟昇昇坐在地上玩積木,我在上舖陪孩子整理床位。突然,聽到哲哲大喊:「喂!你幹嘛弄我,很煩耶!」,我嗅到了不尋常的火藥味,探頭出去看,發現哲哲手裡拿著積木,昇昇雙手握拳,兩個人眼睛瞪得大大的,你一言我一語相互對罵著,說話的音量越來越大,誰也不讓誰。

眼看一場風暴就要開始,我趕緊下床,走到他們身邊。

因為兩人都在氣頭上,帶著情緒的負面話語一時停不下來,我坐在他們的中間,聽著他們用言語發洩不滿的情緒。

「你白癡啦!」哲哲大聲地吼。
「哲哲的意思是說他很生氣」,我說。
「你才是白痴咧!」昇昇不甘示弱的也回了一句。
「昇昇現在也覺得很生氣。」,我想試著替他們說出感覺。

「是你先用積木丟我,很用力啊!」,哲哲說。
「我猜,哲哲覺得被積木丟到很痛」,我像翻譯官一樣把哲哲話裡的意思對著昇昇說。
「可是誰叫你要說我很爛。」,昇昇語氣裡有著委屈。
「我猜,昇昇不喜歡被別人這樣說,他覺得很不舒服。」我說。

「那你不喜歡,你可以用說的啊,幹嘛動手?」,哲哲還在氣頭上。
「我有說啊,可是你不停啊,一直說。」,昇昇的眼眶紅了起來。
「那你也可以一直說啊!」,哲哲理直氣壯。

昇昇突然像發飆似地逼近哲哲,大聲喊著:「說沒有用!說沒有用!說沒有用!」,握著拳的雙手越握越緊。
我心疼地握著他的拳頭,同時說:「我猜你現在覺得自己很無助,因為你覺得他說不聽,如果你說的沒有辦法讓他停止,或許是說的方式出了問題,或許可以讓我幫忙,我很願意幫你說的更清楚。」

聽到我這樣說,昇昇突然靜了下來。

我對哲哲說:「我猜你也有委屈,剛剛被積木丟到的地方還會不會很痛?」
哲哲拉高褲管,摸摸被丟到的地方,小小聲的說:「還好。」

看到他們都靜了下來,我和他們談了「怎麼說出自己的感覺」。
我問:「剛剛你們有什麼感覺?」
孩子說:「討厭、不爽、覺得他很白痴。」
我說:「那不是感覺,是加了情緒的用詞,如果去掉情緒,什麼是真正感覺呢?」
「痛、不舒服。」他們這樣說。

所以,我們說出感覺是要讓別人知道,加了情緒,好像變成是在罵人一樣,別人就會搞不清楚你真正要表達的意思了。

說到這裡,兩個孩子都沒有再接話,看著他們認同的表情,我猜,這次我這個翻譯官當得還不錯吧?!

註:原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186期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