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2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Vikki(2005年春季師培學員,暑假試教老師,寫於2005年7月23日)
話說學生A讓我進寢室後,我們坐在床上開始談起剛才發生的事,學生A把大致的經過說了後,心情好了一點.雖然剛才外頭的學生拿磚頭、木棒攻城的狀況讓他覺得害怕,但說一說之後,他也了解了其實人在有壓力的狀況下,有時會做出一些自己可能也不太想做的事,即使是大人,
有的也會這樣.例如剛才的事件,大家都不喜歡被關在門外,所以用石頭,或者用狗食丟門,其實在行為的解釋上是類似的,目的不是想攻擊裡面的人,而是找不到方法處理事情.

和學生A談完後,他也同意讓其它的人進來,願意”談一談”剛才的事件,過了不久,那群孩子也進了寢室.

老實說,在孩子們全進寢室的當下,我心裡其實是很害怕的,因為我實在不知道孩子們是不是可以理性的談事情,另一方面,我怕要是真的打起來,場面我是不是真能處理?總之,當下我對孩子們其實信心不是很足夠的,但直覺告訴我:就談吧...頂多,帶著學生A殺出重圍...(電影看太多),
就這樣,我和孩子們一起談剛才雙方的行為跟可能的心情和動機,也談了關於古代人報仇的行為...

有時候,真的不要小看孩子們...雖然在談的過程中,孩子們還是會跟你吐糟,讓自己有時候真的談不下去,不過在談的過程中,我發現孩子們是有在聽,有在思考的...
報仇的感覺是什麼?報仇會有快樂的感覺嗎?如果有,會持續多久?如果沒有,為什麼人還會想報仇?如果用傷害別人的方式去報仇,自己會有什麼感受?報仇最後的結果是什麼?

就這樣,我和孩子們不知談了多久,最後,孩子談到後來(應該說是被疲勞轟炸到後來),
他們希望我離開,讓他們來處理事情...這時候,我心裡真的面臨很大的抉擇,很怕我一旦離開,會發生讓我後悔的事...如果是你,你怎麼做呢?

我的選擇是,我問了學生A,他同意我離開嗎?或是他願意跟我一起離開嗎?學生A說,他覺得沒問題,他願意信任其它的孩子(我真的很佩服這個小孩,我想這種勇氣不是每個人都有的吧?!),於是我把學生A的決定告訴其它的孩子們,說學生A的選擇是”信任”大家,接下來,每個人都有選擇,就是一念之間.說完後,我就離開了.

離開的心情很複雜,除了相信之外,我能做的,就是立刻告訴石頭屋的寢室老師,也暗自在心中祈禱別發生事情...

結果如何呢?我只知道下午的時候孩子們又在球場玩在一起了...我也偷問了學生A,我離開後有發生什麼嗎?結果學生A只輕描淡寫的說...沒幹嘛,大家就做自己的事了...Thanks God !!

我不知道自己這麼處理事情是不是行得通的,但我學到了很寶貴的一課:不要小看孩子們.學習去信任和他們談事情,他們是有思想,會思考的.

謝謝孩子們,在他們身上真的學到好多,有時候大人的世界,反而不是容易的...

註1:原文網址http://vikki0605.spaces.live.com/blog/cns!2978D723AA0F91C6!219.entry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Vikki(2005年春季師培學員,暑假試教老師,寫於2005年7月21日)
對有些人來說,小孩的打架和吵架事件可是家常便飯,但對我來說,剛面對這麼活生生,血淋淋的教育現場有時實在很不知所措><"

好在出梯前,和試讀主任啦,還有一些有經驗的老師談了後,才開始學著和孩子”談”吵架和打架.最經典的,是主任跟我們聊關於”報仇”這件事.話題從為什麼武俠小說中古代人動不動就在江湖中找人尋仇,你殺我,我砍你開始,跟小孩談”報復”.


終於,有一個早上,我到了傳說中最令人頭皮發麻的石頭屋和一群男生談關於”報仇”.

為什麼說石頭屋是最令人頭皮發麻的呢?原因是在這次梯隊中,中高年級的十二個男生被安排住在這裡,可以想像以年級的等級分,這群血氣方剛的男生,可以算是最江湖的一群...
對於我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弱女子而言,心情真是七上八下...

話說在某個早晨,學生A上完課要回石頭屋(寢室)時,孩子們要求講”通關密語”.

〔名詞解釋〕所謂的通關密語,就是一個寢室的小孩共同協議發明的一句話,要進門前必需說出
      正確的通關密語,才能進入寢室.例如:我的寢室小孩就發明:肯德基幫你開門
      很無厘頭吧?!不要問我原因,反正就是通關密語,其作用等同於講”芝麻開門”,
      你只要講對了,大門就會為你開啟,一但講不出來,天王老子來也沒用...
      或許你會問:如果有人不在不知道協議或是忘了怎麼辦?嘿嘿...you got it!!
      在這次梯隊中就因為通關密語爆發了不知多少場大小戰役...名詞解釋TheEnd.

學生A因為講不出來,又不得其門而入,在情急之下,拿起了門口的狗食往屋裡丟...也這麼剛好,狗食就這麼準的丟到了裡頭一個高年級男生嘴裡...這一丟,大門果然開了,但隨之而來的,是衝出來要理論的男生們...

  說時遲,那時快,學生A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躲起來,又趁著男生們出去找他的同時,回到了石頭屋把門反鎖.這一鎖,更大的衝突就開始了...
男生們在外拿起棍棒啦,磚頭啦...有的沒有的開始K門,要求開門...終於,有小孩跑來找老師,而我也就是那個當下被找去處理的人...

  一開始,我先問問門外的孩子們,發生了什麼事?孩子們大概說了學生A丟狗食啦,把門反鎖...
等這類事情,大家情緒很沸騰,感覺一群小小古惑仔快要成形...後來我問他們,可不可以大概猜一猜學生A為什麼要這麼做?終於有孩子說出大概的過程.聽到有孩子們這麼說,我又趁勝追擊再請他們猜猜,屋子裡的學生現在的心情大概如何?小孩有的說不知道,有的說學生A大概不太開心,有的則說自己現在也很不爽...什麼的,大概到這裡,我請他們給我二十分鐘,讓我進去和學生A談談,也請這群年輕人移駕到餐廳去喝喝水,吹吹冷氣,讓心情好一點...
就這樣,這群孩子們也同意了,願意給我一點時間.

  其實這個時候,我打從心裡佩服這些小孩,誰說小孩不講理?雖然當下每個人感覺真像廟街十二少,但要說理,他們也是可以協議的.

  就這樣,我詢問屋子裡的學生A是否願意讓我進去談談,在確定只有我之後,學生A讓我進屋去談.

註1:原文網址http://vikki0605.spaces.live.com/blog/cns!2978D723AA0F91C6!198.entry
註2:照片是平時森小老師的辦公室「石頭屋」,門口的狗兒是啵比,溫馴的老奶奶,大約在去年失蹤,就再也沒回來過了。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