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史英
有一位記者暑假跑到森林小學來採訪,指明主題是「誠實教育」。負責接待的同仁開首就說:「辦壁報、演講比賽、寫作文、寫心得報告……,」記者小姐提筆就記,然後我們的同仁說:「以上的種種,我們都不做。」記者小姐傻了,問說:「為什麼?」答覆是:「因為,那些多少都有一點不誠實。」

教育部所推行的各種方案之中,惹人笑的很多,其中最好笑的,莫過「誠實教育」。聽到的人沒有不笑的,有的大笑,有的冷笑,有的偷笑,不管怎麼笑,那意思無非就是說:「誠實教育?別騙人了好不好。」

然而在森林小學,我們是「不騙人的」:我們就沒有所謂的「誠實教育」。這就好像人們可以賣熱食、速食、自然食或其他亂七八糟的食物,但從沒有聽說過有賣「可吃食物」的,既然是食物哪有不是給人吃的呢?

教育,本來就是「追求」、「澄清」事實真相的過程,這當然也包括著追求客觀世界的真相,和澄清人自己內在的真實在內。認識、接納、承擔,並表現這些真實,就當然是一般意義的「誠實」;我們真的很難想像會在一種以誠實命名的教育,好像還有不誠實的教育似的。

「偷柚子」教案
暑假森小的某一天下午,在孩子們的自由時間,一個不留神,就有好多孩子手上拿了好多柚子回來,不用說,那個平常不住在這兒的鄰居倒了楣。事後,我們在每一個寢室的小組座談裡,仔細地為孩子們解說了「私有財產」的觀念,隔日的全校生活會上,討論了一封由老師起草的信,在信裡面,大人小孩共同表示了「偷柚子」的歉意、願意賠償(老師們決定由學校出錢)的誠意、想和鄰居交朋友的心意,還告訴我們那位未曾謀面的朋友,我們並不因此處罰任何一個人,也呼籲他不要因此喪失了對人的信心。

所有摘過柚子的孩子都爭著來在信上簽名,沒有一個想逃避,讚他們的臉上,都閃耀著一種自信、自尊、快樂、滿足的光輝!

誠實是一種能力:它是認識和分辨真實的能力(要能區分野生和種植的柚子,要明白尊重私有財產在我們這個時代和社會裡的意義);它是發展成熟人格的能力(要能如實地面對自己的私慾,要認真理清它在自己內心世界裡的動力方向);它是解決困境的能力(當主人不在的時候,要能想出辦法彌補已經發生的「偷摘」錯誤);它是承擔後果的能力(柚子既已摘下,就得賠償,但孩子們沒有經濟能力,所以由學校來承擔,這也表示孩子不是孤獨的,群體就是力量);它也正是「愛和信心」的能力(要能真正地寬容犯錯的人,並對他永遠有信心,這是那些沒有摘柚子的孩子和柚子的主人所必須學的。)

誠實是一種能力,正如人的其他的能力一樣,是有待發展的;教育,就是促成這種能力的發展,無論是在知識上,或是在感情與道德上。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華盛頓與櫻桃樹、放羊的孩子與狼,這些故事都對人的「誠實的能力」沒有幫助,前者指出了誠實的獎賞,後者指出了不誠實的懲罰,一則利誘,一則威逼,卻都沒有提供事實的真相,現實世界裡所呈現的反面教材,還更真實一些呢!

從某個層次上來看,我們之中的大多數人,並沒有體驗過「誠實」所帶來的那種「理直氣壯、腳踏實地、實實在在、安安穩穩地活著」的喜樂。

註:原載於《從森林小徑到椰林大道》,天下文化出版。初刊於人本教育札記39期論壇。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在師培課結束後,學員寄給我的MAIL。經過作者本人同意後,貼上來給大家「感受」一下師培課的樣子。我覺得威云很厲害的抓到了整個師培課設計的「精髓」,而且樂在其中,這樣,真好。
文◎威云(2007師培秋季班學員,十年前曾在基金會實習過一陣子)

人本一直以來都是最重視回饋與讚美的。收到小由的紙條很感動ㄋㄟ。

整個師培的課程,除了補課交的作業,我沒交過回饋單,因為,我覺得東西需要消化、沉澱與整理。

10多年前,人本在我體內下的【蠱】,是我再走進人本的原因。

對於我來說,上師培是為了要【放毒】與【解毒】。出社會工作10年,矛盾與衝突,讓我很累,我需要替自己的心,找個【放心】的地方。

曾有人詢問過,課程的內容安排的考量是什麼? 我覺得這個問題的答案,上課久了,自然會浮出在每個人心中,教育廣義的說是沒有範圍的,而老師更不能自我設限。與教學有關的課程,是教師養成的基本,但是建築、醫療、歷史、媒體、社會正義、自我了解與解放...人的生命才會因此更豐富,也才更有能力去面對與處理,教學這樣的事情,而有時我喜歡這些課程,更勝於基本課程。

在我工作經驗裏,有部分時間是擔任講師或是輔導師的角色,我認為,【教】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尤其對於社會新鮮人,我會更加仔細,因為基礎的了解與思考很重要。

在課程中,大多是在談小孩教育,可是同時間,我會思考經驗中的成人教學經驗,面對大人,事情與方法就無法這樣單純。對於習慣性不思考的人,在職場上,你只能盡力,協助他慢慢思考,但是基本上,成效不大,而且還會被潑冷水。如果堅持自己的理念,內外夾擊下,生命經驗裏的威權,就會開始擴大。

我以為我的教學已經很活,但是我對於【教】的執念,其實,會變成暴力教學的元兇,強迫學員吸收【我認為】要好好學的東西。佛洛姆的東西,很硬,很不容易看進去,但是,很有幫助。

課程中安排學員討論與上森小攪和,是很重要也很棒的,你可以找到聽的懂,認同你想法的同伴,人的心,也漸漸的得以伸展。不過要是上森小的時間可以早些,大家就不會,剛剛才有點熟,就因課程結束,分道揚鑣了,感覺有點可惜。

參加師培的課程,讓我單調的上班生活,多了出口。以前每天上班12小時,甚至14、15小時,回到住的地方只有睡覺,談論的話題內容,都是工作的抱怨,後來不用加班,可也沒有別的搞頭,原來,我已經忘了如何生活。

喜歡小由辦的 Bonus 課程,可以知道小由是個辦課有想法的人,無論是【紀錄觀點】或是後來課程延伸的【蘇建和案】,都能感受她的用心。

說說人吧,人是我很有興趣的部份

小由
漂亮的甜姐兒,雖然有拒絕長大的傾向,但是有著迷人的個性。讓人感動於她單純、直接的熱情與想法。
(為何小由叫小由? 不是小遊?小尤?小油?小游?小郵?小猶??????)

俐雅
溫柔中有強韌的堅強,接觸後才知道,內蘊無窮的能量。

青蘭
屬於朱朱派。給人滿滿的愛的感覺,是那種滿出來的愛,談到小孩,,眼睛是發亮的,對於小朋友的問題,已經到揮灑自如的境界。

思妤
帶點豪邁,很適合與青少年【到ㄉㄧㄣ】(台語),不知道是因為跟青少年一起的關係,還是本身就是這樣的個性。

麗芬
是我這次唯一接觸到以前的【老人】,說沒變,是沒變,但是,也有些不同。就如同她上課所說的,「以前是帶刀帶劍的進入校園,現在是先詢問他們可以如何幫忙」,就是這重感覺吧。

威羲
屬於史英派。辨證的方式,很像史老師的風格。

就如同小由的觀察,在課程中,我很快樂,謝謝大家。

備註:後面提到的人名,大多是講師,有的這次也會來上課,有的沒有。威羲則是小組討論的小組長。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謝淑美(人本基金會教育中心主任)
暑假期間,小羽時常會跟著媽媽一起到人本教育基金會上班;自從知道再一個星期森小就要開學了,小羽就很興奮,每天都會問媽媽:「為什麼還不開學?」
看她心急的樣子,媽媽忍不住問她:「你為什麼那麼急著要開學啊?」
小羽說:「人家很想嘉淳ㄟ!」
媽媽說:「想嘉純,我們可以邀她來家裡玩啊 !」
小羽說:「不一樣啦,在山上比較好玩,而且在森小,早上還可以看太陽升起來喔!」
「哇,你們都這麼早起啊!?」
小羽說:「對啊!」

然後,小羽突然露出得意的笑容,說:「這學期我還要拿全勤獎,妳參加父母班也要全勤喔!」
媽媽笑著反問她:「為什麼你全勤,我就要全勤啊?如果我不全勤,你就不全勤了嗎?」

小羽愣了一下,說:「我在山上,又不會知道你有沒有去上課?」
媽媽說:「我是說如果啦,如果我不全勤,你就不全勤了嗎?」

小羽想想,搖搖頭,說:「我還是想全勤,因為我想拿到全勤獎的禮物。」
媽媽說:「那如果我送你更可愛的禮物,請你不要全勤呢?」

小羽再度搖搖頭,說:「我還是想全勤,我想更聰明。」
媽媽說:「變更聰明難道沒有別的辦法嗎?」

小羽想想,說:「不知道ㄟ,可是我還是想全勤,雖然有時候我也會想翹課看看,但最後我還是會去上課,在外面其實也很無聊ㄟ!」
媽媽笑笑說:「這問題你再慢慢想吧!不過如果你真的做得到全勤,我會很佩服你。」小羽睜大眼睛問:「為什麼?」

媽媽說:「因為每堂課,你都得要決定要不要上課,如果你每次都是想過才做決定的,那你會變成一個很會做決定的人;而做了決定還得去做到,如過你又都做到了,那你就是一個很有意志力的人了,這不是很了不起嗎?」

小羽很得意的說:「我一年級就做到了啊!」
媽媽說:「是,所以我一直覺得你很棒啊!」


過了一會,媽媽說:「妳們寢室這學期有幾位新生喔!」
小羽說:「他們比我小嗎?」

媽媽說:「有幾個比妳小,有幾個跟妳一樣要升二年級了。如果他們想家,你會幫忙安慰他們嗎?」
小羽本來說:「不會。」

媽媽好奇的問她:「為什麼?」
小羽說:「我不會照顧啊!」

媽媽說:「那妳願意告訴他們你的方法嗎?」
小羽說:「嗯!我會跟他們說『你們心裡的鎖還沒打開,這樣你們心裡的迷你小媽媽沒辦法出來』我還要率領我們班的人去跟老師說:我們還小,沒有辦法得到『大手牽小手獎』,但我們要有『小手牽小手獎』」

媽媽大笑說:「哇!了不起,如果你真的做得到那很厲害。」
小羽問:「為什麼?」

媽媽說:「因為妳們年紀很相近,要照顧彼此不是很容易,如果他們不領情或搞不懂你在幹什麼,你不要太難過喔!」
小羽說:「嗯!」

媽媽說:「妳真的很厲害!」
小羽露出調皮的笑容說:「我怎麼覺得你好像感動得快流眼淚了!」

媽媽再度大笑:「所以妳心裡已經做好開學的準備了?」
小羽說:「嗯!早就已經十足了。」


媽媽說:「雖然妳二年級了,但你知道的,如果你想家,還是隨時可以回來喔!媽媽永遠歡迎你。」
小羽伸出一隻手對媽媽猛搖,誇張的笑著說:「不!」
媽媽說:「難道你打算這學期每週都要待完五天四夜,週間都不回家了嗎?」
小羽嘴巴裂到兩頰,笑著說:「對!」
媽媽裝著要施法把她吸回家的樣子,小羽笑著逃到一邊,再次堅定自信的說:「不!」


就這樣,2008年9月,還沒滿8歲的小羽,決定氣宇軒昂的邁向她的二年級!
沒有半絲半毫的恐懼,有的是對自己滿滿的期待與對世界殷切的熱情。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