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關於『教育』,你有著不同於體制的見解和期望嗎?
對於『人』,你懷抱著難以排解的熱情與探索慾望嗎?
還是,你喜歡帶引孩子探索無垠的未知世界;
想和孩子在開放的教育環境中,一同發展生命中的潛能;
想找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伴,在這塊土地上開創教育的新風貌!

對於以上所說,如果你心裡有一些想法,有一點動心,
更有想要付諸行動的衝勁,請和我們一起參與這份饗宴,
在這裡-----

你將有著自由開放的空間讓你思考教育理想,
你將和一群同樣熱愛生命、積極發展自己的學員互相腦力激盪;
你還能發展出更多元的思考方式與角度,在教學上開創新意,
不僅延展你對教學的熱情、還讓你能在任何地方提供「好的教育」……
請全心全意、全力以赴,準備和我們一起,
開創一條通往理想教育的道路!

2008 森林小學暨人本教育師資培訓 
                                            秋季班 開始招生囉!


我們在找尋一種人
能哭能笑,敢愛敢恨,真真實實的人;
能吃能喝,會玩愛鬧,充滿活力的人;
有血有淚,有情有義,事事關心的人;
敢說敢想,能批能判,獨立自主的奮鬥的人!

我們在落實這種教育
讓好奇的眼光閃動,探索世界的興致勇於奔馳;
讓多元的思維論戰,追究真理的熱忱難以遏止;
讓求變的念頭勃發,翻轉心思追求有意思的生活!

我們在號召與眾不同的人!!

【號召對象】
‧想成為森林小學教師者。(需大學以上畢業資格,不需教育學分或師範院校相關背景,請附歷照)
‧想瞭解人本教育;對人、對教育有興趣者,從事教育相關事業者,純粹個人進修者。(沒有任何條件限制)
‧在職教師/實習教師進修。

>>報名表下載(word檔)
>>簡章+報名表下載(word檔)

【成為森小老師流程】
‧全程(2008/10/29-12/13)參與師資培訓課程,最多請假四堂(含小組讀書會),請假需補課。
‧參與為期一個半月的試教籌備。(12月中到1月底,一週大約開1-2次會)
‧2009年寒假至森小進行試教兩個星期。(預計為2009/1/21-1/24 & 2/2-2/6,前一天需提早進駐森小做準備)
‧試教完畢後,經面試通過,正式成為森小老師。

【詳細課程介紹請下載簡章

【上課期間】
2008年10月29日起至12月13日止。共計17次上課及兩次小組討論。

【上課時間、地點】

時間:週三19:00-21:00 週六14:00-16:00(以下四堂課及研習營除外)
*11/8、11/15小組讀書會時間為16:00-17:00。
*11/22因加映九命人紀錄片,上課時間調整為13:00-16:00。
*12/13上課時間為10:00-12:00。

地點: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1號,台灣大學物理系凝態中心112教室
(位於辛亥路與新生南路交叉口,台大巨蛋體育館旁,台電大樓或公館捷運站步行約5~7分鐘)
另於11/29-11/30有兩天一夜研習營,地點在森林小學。 
地圖請參考http://www.wretch.cc/blog/hef1987/10064928

【課程費用】
5200元(含書籍、講義。研習營餐費及交通費另計),
課程並開放單堂選課,每堂400元。

【報名相關】
1.請來電預約保留名額。 (因座位有限,名額將優先預留予全選及事先報名學員。單堂選課仍請事先來電確認是否還有名額)

2.預約後請於一週內繳交報名表及報名費用。
•現金繳費:可至人本基金會現金繳費(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三段227號9樓)
•劃撥繳費:填妥報名表後,將報名表連同劃撥收據傳真或郵寄至人本基金會。
劃撥帳號:13385805 戶名:財團法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
•信用卡繳費:請直接填寫報名表後附之信用卡單,傳真或郵寄至人本基金會。

3.報名表下載(直接點選左邊連結下載)或電洽人本基金會教育中心索取 02-23670151-173

4.退費辦法:
•開課日前一天(10/28)通知者,一律九五折退費。
•開課日當天至第二堂課開始前一天(10/29-10/31)通知者,一律九折退費。
•第二堂課當天及第二堂課開始後通知者,將無法退費。
以信用卡繳費者,以信用卡退費。其他方式繳費者,將以匯款方式退費,退費一個月內收到。

【聯絡方式】
地址:106台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三段227號9樓 人本教育基金會 教育中心
電話:02-23670151-173 魏小姐 傳真:02-23625015
人本教育基金會網站:http://www.hef.org.tw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課程簡介:幾世紀以來,孩子都被認為是父母的資產,動物亦然。人們試著為心愛的狗兒穿上衣服,圈養在水泥屋裡;也為自己的孩子做各種安排和限制,一切都以「為了孩子好」出發。這堂課,將以你從未思考過的角度來談:動物權、兒童人權以及人本主義。
講師:黃怡 / 世新大學新聞系兼任教師、人本教育札記總編輯、資深專欄作家、雜誌編輯
課堂講義:上一篇文章

這是師培課程的第四堂課
因為忙碌的關係我無法每堂課都有時間上來PO文提醒或者召喚大家。於是要請大家自己提醒自己或自己召喚自己XD
就先...感謝大家的體諒嚕
(阿,先感謝了好像就要坳人家一定要體諒似的:p)

小由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黃怡/人本教育札記總編輯
每回聽到人家把鳥兒剪羽、貓咪去爪、狗狗滅聲…我總多少有些難過。是的,我們不希望鳥兒飛走,不希望貓咪把傢俱抓得稀巴爛,不希望狗狗亂叫引起鄰居抗議…希望牠們能夠陪著我們,過快快樂樂的、沒有麻煩的日子,但所有這一切的前提,是我們要永遠能夠照顧牠們,隨時能夠保護牠們。

試想,萬一鳥兒哪天偷溜出籠子,碰到嗜抓的貓咪或疾駛而過的車輛等,剪翅的牠不能高飛,可能在劫難逃;沒爪子的貓遇上追牠的狗,被逼到角落時,因為伸不出爪子來,可能無法爭取到竄出的空隙;聲帶切除的狗,可能在小偷進門的一煞那,被當頭棒擊,只因牠有口難叫,牠想向你求援也來不及了。

動物的兩難:麵包與自由
牠們都是我們一般所稱的「寵物」,西方的動物保護運動者,為了突顯寵物的生存地位,建議大家改稱為「陪伴動物」,強調人類應該像對待其他人類的同伴那樣,除了讓牠們有吃有睡等之外,還要尊重牠們的身體權,甚至必須在考量安全的狀況下,精心為牠們保留行動權。因此,我們常看到西方的人家,連接屋子架起網狀隔離的通道直達庭院,讓貓咪可以走到室外聞聞花香、曬曬太陽、看看鳥,或是在公園裡為狗圍起社交草坪,讓牠們可以跑一跑、認識朋友等,不至於一溜煙不見了,淪為流浪動物。

然而再怎麼為陪伴動物設想,牠們畢竟還是「圈養」的動物。雖然不像雞豬牛羊等,圈養是為了任人宰割下肚;不像馬驢騾駱駝等,圈養是為競賽騎乘載重;不像魚缸裡的各種魚、動物園裡的各式動物,圈養是為了供人觀賞…但所有這些動物,身為會「動」之「物」,因為在圈養的狀態,牠們原有的、「動」的自主權消失了,事實上,即使是最好命的寵物,仍然是不自由的。

你很容易分辨出什麼是不自由的動物:牠們因為無需自行覓食,整天無事可做,往往吃得過多、睡得過久,在動物園裡的動物,常常會出現搖頭等刻板動作,在家裡的動物常會過胖,無聊至極,甚至會啃椅子腳、桌子角等。生命的意義,對於動物園的動物,只存在於期待那個餵食的人早點到來,對於家裡的動物,則還是等餵食罷了,狗比貓多一項,就是主人或許會帶牠出去逛逛尿尿。

動物是無辜的,牠們不知道自己會成為為哪一種情況的「圈養動物」;野生動物如果可以選擇,是不是寧可被圈養,而不要每天在叢林荒野操勞奔走,安了這頓沒那頓的,我們也無從理解。但自由或麵包,對於任何動物(包括人在內),都是撕裂般的痛苦兩難,這點不難理解。

我們無法譴責那些圈養陪伴動物的人,因為如果不這麼做,有更多動物會流落街頭,病死、被車撞死、被收容所安樂死…我們譴責動物園或馬戲團等,是因為購買野生動物只便宜了偷獵者,如果你看見三隻野生動物出現在動物園,就已有七隻或更多隻死在來到動物園的路途上;且不提動物園吧,譬如許多年前台灣人嗜養紅毛猩猩,那些幼猩猩,都是必須打死母猩猩,才可能硬搶而來。

我們應該譴責的是人類,我們,這種雙手萬能的大猿,在兩三千年來把地球的資源佔光了,我們沒有保留太多大自然給其他物種,要知道,大自然是就是其他物種的「麵包」呀,而連麵包都沒有動物,如何談自由。

馴服的肉體.馴服的心智
可是很奇怪的,許多人類的家庭,或許沒有圈養寵物,卻圈養了孩子──人類的後代。如果你想想現在一般都市文明裡生活的孩子,不禁會一掬同情之淚:他們從小到大,雖然沒被關在鐵籠子裡,或是不曾脖子上鐵鍊、以繫帶牽著,但他們的四周確實有一層層有形無形的罩網,限制著一切自由。
 
在孩子的基本人權方面,「世界兒童人權公約」第十三條規定「兒童應有自由表意之權利,該權利應包括以言辭、書寫或印刷、藝術形態或透過兒童自己決定的媒介,不受國境限制地尋取、接受、傳達任何資訊與意思。」兒童的表現自由,我們尊重了嗎?有多少孩子,連要自己畫些什麼、寫些什麼等,都從小被過度指導而受到壓抑?譬如第十四條「應尊重兒童思想、良知與宗教的自由權利。」有多少孩子,連要閱讀什麼,都從小被過度引導或干涉?又譬如第十六條:「兒童之隱私、家庭、住家或信函不可恣意或非法干預,其信用與名譽亦不可受到非法侵害。」你注意到了嗎?你曾經和多少朋友議論過自己(或他人)孩子的隱私?你以為他們不知道嗎?

而層層的罩網,還包括學校體制,這個從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從人六歲到十八歲的從事無限評量的龐大機器,在法國社會學家傅柯(Michel Foucault,)的《規訓與懲罰》一書中,有極深刻的著墨,他說:「工廠、學校、軍隊都實行一整套微觀的處罰制度,其中涉及時間(遲到、缺席、中斷)、活動(心不在焉、疏忽、缺乏熱情)、行為(失禮、不服從)、言語(聊天、傲慢)、肉體(「不正確的姿勢」、不規範的體態、不整潔)」)、性(不道德、不莊重)。…在必要時,任何理由都可用於懲罰微不足道的小事,每個人都發現自己陷入一個動輒得咎的懲罰羅網中。」凡此種種,這些「強制性與連續性的形式,是為了確保某種發展」,最後製造出一個「馴順的肉體」。

傅柯又說,對肉體的評量之外,我們每個人自小都必須不斷的考試,「通過一種不斷重覆的權力儀式,考試被編織在學習過程中。…學校中的考試,是一個永恆的知識交換機。」因此,我們除了是「馴順的肉體」之外,也養成「馴順的心智」。更令人心驚的是,這兩種評量,在孩子回到家裡時,往往大人還繼續接著做,從而產生傅柯所謂的人類社會的「全景敞視主義」,是一種「持久的、洞察一切的、無所不在的監視手段。」

人類歷史上,「全景敞視主義」運用得最徹底的地方,一是監獄,二是精神病院,在早期,甚至這些場所的建築都是根據「全景敞視主義」的需要而建造的。如果就這些有形無形的罩網而言,我們會發現,比起一般寵物,雖然孩子可以往返於學校與家庭之間,但他們肉體上、心智上的自由,其實也是相當有限的。

且不必談如何「使小孩成為他自己」了,因為他不會知道什麼叫做「自己」,他的自己是你們、你們的學校,是社會所形塑而成的。

難怪有些小孩會羨慕家裡的寵物:「小黑,你好幸福,都不用上學!」

使「動物」成為他(牠)自己
許多國家都有流浪貓狗問題,不少比例是被主人棄養的。人類在正常情況下,是不會遺棄自己小孩的,但是在許多社會裡,把小孩「寵物化」的傾向,卻更令人憂心。

一般人養寵物,是不會使關心要「使動物成為牠自己」這類事題的。動物,即使同樣是貓狗,生理構造與特徵雖然相同,卻像人一樣,有非常多種天生的個性,譬如我有一隻貓,堅持一定要把乾料用手爪從碗裡勾出來,放在桌上吃,而有一些狗就是特別愛玩…但人對寵物,即使注意到個別的差異,通常不會因材施教。很多父母就是這樣,從來不去分辨,為何哥哥做得到的事情,妹妹做不到。

一般人養寵物,只要餵飽牠們就好了,很少去注意哪隻貓狗今天是不是不開心,以及如何使牠開心一些。如上所述,其實孩子每天承受的壓力是很大的,他可能睡眠不足,可能不同意老師灌輸給他的各種觀念,可能對學校加諸他的規約憤憤不平,但許多家長不覺得這些是重要的,必須和孩子詳談的事情。

一般人養寵物,最注意的是「不要讓牠們跑掉」,而很多父母,從來不讓小孩離開他們可以管控的範圍,小孩的房間,更是隨時可以出入,因此,小孩要有什麼隱私是很困難的。就像動物園住著許多動物,吃飯、排洩、交媾等,我們買張門票進去,就一覽無遺;成長中的孩子,是除了動物園裡的動物之外,被監看得最多的動物。當我們在監獄、在精神病院「全景敞視」犯人或病患時,我們是怕他們逃跑或自殺,當我們「全景敞視」孩子們的時候,常常是假「愛」與「關懷」之名。

快樂的面對生命
一般人養寵物,最在意的是「叫得動」寵物,那表示牠還「認主人」,忠誠度沒問題。當我們叫不動孩子們時,我們說他們「不孝」。主人或父母比較難跳脫自我意識,問問:「到底我的寶貝要什麼?」很難告訴自己,我們給他(牠)們的一切是有問題的。

小黑並不需要你再給牠開一個牛肉罐頭,牠希望的是你陪牠去公圓裡溜溜;牠不是生來就為了做你的陪伴動物,事實上,假使你拋開「主人」的身份意識,會發現即使所謂「陪伴動物」也是雙向的,你也是牠的陪伴動物,要如何做,才能使牠感到你對牠的愛呢?

小明並不需要你再給他買個電動玩具,他希望的是可以讓你坐下來,告訴你他睡眠嚴重不足,學校裡的功課進度對他太困難,而老師的態度又令他害怕,他想放棄這一切…。你如果可以放掉「父母」的身份意識,可能會發現,小明和當年的你,困擾是大同小異的,因為這個國家的教育制度多年並未改變太多。你可能熬過來了,但他或許熬不過去,你生他、養他,難道就為了讓他繼承你的焦慮與不滿?是這樣的嗎?再想一想,有沒有變通的其他可能做法?

相信你們可以比我舉出更多更好的例子,因為你們其中有很多人養寵物,這個年頭,已經幾乎沒有人是為了抓老鼠而養貓、為了防小偷而養狗了,有很多人養小孩,也甚少人冀望養兒來防老…。那麼,你為了什麼辛苦、為了什麼忙?豈不是為了對於自然的造化存著尊敬之心,為了禮讚生命,而願意照顧生命?

那麼就再想想生命是什麼吧,想想你的生命,想想你周圍的生命,想想一棵樹如何在適度的四季變化中,悄悄地長出它們的樣子,如何的千姿萬態,如何的從容不迫…然後,很多面對生命的快樂小秘方就隱藏在裡面了!


【作者介紹】
黃怡自2007年一月號接掌「人本教育札記」至今,之前她寫作、編輯、旅行,自由倘徉於台灣的文化界,現在,以照顧流浪動物為樂,家有十一隻狗、七隻貓,天天向身邊的小動物學習生命怎麼過,不知老之將至也。

註:此文為11/8師培課程「如何使孩子不淪為你的寵物?動物權、兒童人權與人本主義」課堂講義。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讓我們在民主的社會裡表達自己的意見,好嗎
讓我們爲孩子在自己的土地要一個開闊自由的未來,好嗎
讓我們在自己的土地保有自主的生活,好嗎
讓我們在自己的土地可以聽自己喜歡的音樂,好嗎
讓我們在自己的土地可以說不同的話聽不同的話,好嗎
讓我們爲生活在這塊土地而愉悅驕傲,不要再20年的悲壯了,好嗎
讓我們可以安心告訴小孩,這是我們要生活的土地,好嗎

吃完飯,12:00我們就出發去捍衛台灣的言論自由了!
史老師說讓我們以愛喚起愛,我們每個人準備一朵花、一句話,好好的跟警察朋友說:
讓我們在自己的國家揮舞我們自己的國旗,好嗎?(花,明早我們來準備吧!)

言論自由是台灣民主的根基,我們不能失去它,
陳雲林很快會走,但復辟的威權卻不會自己走掉,

明天,讓我們上街頭,親自確認(確保)台灣還是個有言論自由的國家。

以上,是昨天人本的一群同事們,上街頭的原因。
有些人可能知道,有些人可能模糊的有印象,好像我們和一群NGO、NPO在11/5那天,開了一個記者會,記者會的標題是「不展示人民的威,他們就有了絕對的威」,呼籲大家參與圍城示威。
民視更是只有簡短的跑馬燈寫著「人本基金會等團體,呼籲大家參與11/6的圍城」,對於記者會的內容卻無著墨
因此,我們接到了許多的電話
有打來劈頭就罵我們「不是教育團體嗎?怎麼參與政治活動?!」
有打來說「你們真是台灣的良心,我支持你」
有打來說「我在電視上看到跑馬帶...那是怎麼一回事?」
有打來說「我看到電視,感覺台北好像很恐怖,很混亂,你們還好嗎?」
各種各樣的聲音,都有。

或許有人會很簡單的以「藍」「綠」去思考這件事
但我更情願把我們原始的邀請文字(如最上面一段)以及我們的作為告訴大家,我想,這些想法,是無關藍綠的。
也順便告訴大家,我們每個人都很平安,沒有人去衝撞。
我自己覺得,台灣應該是個「在自己的土地可以說不同的話聽不同的話」的地方,不管認不認同,至少,可以說。
而這一切,都是活生生的教育,提供給這土地上的每個人。而孩子們,也不可能看不見。

附上今天唯一看到的一篇,短短的,關於我們的報導,如下:

(抱歉我的手機只能拍出這種程度的畫面...很模糊)
報導上的文字如下:
拒馬上的玫瑰
昨天圍城行動中,有一群人隔著冰冷的拒馬,人手一束紅色玫瑰遞送警員,以柔性方式表達希望警方尊重言論自由。束束鮮紅花朵在人群中漂流,格外顯眼。
這群「人本基金會」的成員,在每朵花都繫上一張紙條,上面寫著「讓我們在民主社會有表達意見的自由」。
值勤中的員警沒能收下玫瑰花,民眾因此直接把花插在拒馬上,部分員警則用點頭、微笑回應,讓緊張的警民衝突中,出現溫馨感性的一面。


PS:以上文字是小由寫的(分隔線之前不是...報導也不是...XD)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