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 ◎朱台翔(森林小學校長)


或許是愛深責切吧,許多非常疼愛孩子的媽媽,往往也是傷害孩子最深的人,不過,如果終於明白了而又下定決心,她們也是最能幫助孩子的人。要是媽媽年紀大了,自顧不暇,作子女的也可以透過自身的力量幫助自己。


 「我恨你不愛我!」



 一個三十幾歲的女孩,很善良也很有能力,不過,偶爾就會被莫名的情緒困住。在認識她的這七、八年裡,只要有機會,我就會找她聊一聊,同時,提供一些方法。


有一天,我們又聊到她的成長過程,最後,我要她寫一封信給媽媽。有趣的是,自從寫了那封信之後,她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積極、正向而又歡喜。


以下就是那封信的內容。


 親愛的媽:


我猜,你一定不太明白過年那兩天,我到底是怎麼了。


其實,那個時候的我,也不太明白,只是覺得很累,只想躺在床上,想要消失不見。當時,心裡充滿著哀怨、嫉妒和悲傷,那些感覺排山倒海而來把我吞沒。

離開家的時候,眼淚不能停止地一直流。在火車上,卻像是癱瘓了似的一覺不醒,心裡想,要是真的能一覺不醒就好了,而這樣的感覺在很多年前也曾經有過。

那天,遇到朱朱,她知道我小的時候被你打過,要我說一說挨打時的感覺。才開始說,被打的畫面就浮現在眼前。

畫面中的我跪在廚房裡,伸著手,你拿著細竹條,大聲地罵著:「我看你還敢不敢!我看你還敢不敢!」我整個人縮著,說:「我沒有!」你一面打,一面說:「你還狡辯!」

被打得很痛,我哭著說:「我不敢了啦!」你仍然繼續打,還說:「不准哭!哭,我就再打!」我憋住哭聲,抽搐著身體。一直到你認為夠了為止。我記得,被你打是絕對不能跑的,不然,你會打得更兇,如果姊姊們在旁邊說情,你會連她們一起打。

被打的原因,記得的只有兩次,一次是隔壁鄰居來說我打破了他們家的東西,另外一次是寫字得了乙上。

你知道當時的我有多害怕?有多傷心嗎?

我不能為自己說話,因為你不會聽,甚至還會因而打得更兇;我不能拒絕你的處罰,一旦離開,後果更是無法想像。我很孤單,孤零零的一個人跪在那裡求你,但,沒有人能阻止這一切,沒有人能阻止你繼續打我。

幾年前,我找過諮商師,諮商師說我有巨大的悲傷,不過,那個時候,我並不知道我的悲傷是從哪裡來的,只記得,國小的時候,我常常躲在棉被裡哭,國中的時候,下課十分鐘,我也會躲在牆後面哭;每當有人欺負我或性騷擾我,我都只能愣在那裡,無法動彈也無法保護自己。

二姊曾經說我:「為什麼你老是被人欺負?」國中的日記裡,我寫過:「我是誰?為什麼要來到這世上?」導師拿給你們看,你們因此認定我是一個孤僻的孩子。

我不敢為自己說話,也很沒有信心,總覺得是自己不好,只要有一群人在交頭接耳,我就覺得他們不喜歡我。

那天,和朱朱談過之後,我終於懂了,這一切都和你打我有關:我當然傷心,因為我最親愛的媽媽變成了一個會傷害我的人;我當然害怕,因為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停止;我當然不會保護自己,因為我被你教成,當有人要傷害我時是不能逃走的;我當然沒有自信,以為所有的錯都在我的身上;我當然孤單,那個時候的我是那麼的小,以為世界上就只有你和我,而你卻是那樣地難以靠近。

媽,你為什麼要打我?我不是你的小孩嗎?你為什麼要打我?即使我錯了,你也不能那樣打我。

過去的這麼多年,我竟然都沒有辦法看出你對我的傷害。媽,你不應該打我的!我討厭你打我!我恨你打我!我恨你不愛我!

這麼多年來,我總覺得我有毛病是因為個性孤僻,可是沒有想到,卻是這樣的緣故。

說這些,只是想要跟你說,我一直很想跟你親近,也一直希望你能抱抱我,然而,想要靠近你,卻又怕著你。

這三十多年來,我一直想要對你說的是:

「媽,請你抱我、愛我!」

 

家裡的轉變

有一位媽媽聽我的巡迴演講,一直等到聽眾都散去了,才來找我,她說:「我兒子今年國二,以前很乖,最近,迷上了線上遊戲,幾個月前,還偷我的錢去買遊戲卡,被我發現了,我就說要告訴他們老師。他們老師很疼他,他就一直求我不要跟老師說,我說:『不行!一定要說!』沒有想到,他突然倒在地上,全身不停地抽搐。我從來沒有見過他那樣,我一再地保證不會跟老師說,他才慢慢地醒過來。」

看來,那個孩子有了相當大的困難。

我跟媽媽說:「不要管他,只要疼他、愛他。」接著,挑了一些我在演講中才說過的重點說給她聽,媽媽說:「可是,只要有機會,他就打線上遊戲。」我說:「他的精神狀態已經有一些問題,這個時候,他最需要的不是管束和懲罰,而是瞭解、疼惜和接納。」

媽媽說:「現在,他動不動就用這一套。」我說:「他不是故意的,也不是要拿這個當武器,而是,他有困難,需要我們幫忙。孩子沒有意識地抽搐是一種警訊,如果我們大人沒有辦法聽得懂,或是,在聽懂之後,沒有做一些調整,那麼,以後可能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儘管我這樣說,不過,她似乎更在意的是要證明孩子確實是「動不動就用這一套!」她說:「有一天,我半夜醒來,發現他偷偷地在打線上遊戲,我很氣,就說,要告訴他爸爸,他爸爸在大陸工作。沒有想到,我才說完,他就又倒在地上了,三個月,就四次,已經變成習慣了。」

我說:「過去的事,就暫時不要去管了。從現在開始,你好好地疼小孩,家裡不要有太多的規矩,特別是,不要為了堅持你所訂的規矩而傷到小孩的心。」

看看眼面前這位焦急的媽媽,我說:「你會特地留下來,表示你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事實上,只要願意,隨時都可以重新開始,目前的情況雖然有些糟,但還沒有到無法挽回的地步。今天演講時提到的一些方法,你回去都可以試試看,譬如,不要威脅小孩,不要有負面的言語和行為,跟孩子說話之前先微笑,每天,五個讚美、五句甜言蜜語,針對自己的錯正式地跟孩子道歉。」

由於,我急著趕車,就請當天也在場的淑美幫忙再跟她談一談。

媽媽除了把跟我說過的又跟淑美說了一遍之外,她還說,前一陣子,為了懲罰兒子,她把兒子從小收藏的一套組合玩具扔掉了。兒子回家發現玩具不見了,就問她,她說:「我丟掉了!」小孩也是當場倒在地上抽搐。

她知道自己做錯了,很後悔,可是,又不知道可以怎麼辦,已經幫孩子預約了兒童心智科,但人太多,還沒有排到,她就先來聽我的演講。

她說,爸爸打小孩打得很兇,那一陣子,她常常威脅兒子,要把他做過的事都告訴爸爸,小孩很害怕。

那天,談到最後,淑美也給了她一些建議,並且說:「父母的影響力真的很大,如果妳後悔曾經做過那些事,就很誠懇地跟孩子道歉,當面說或是寫信都可以,不過,有一點要注意的是,不要在道歉的時候合理化自己的行為。」

過了一個星期,那位媽媽打電話給淑美,說了家裡的轉變。

她說,當天回去,就跟孩子說:「我把你的玩具丟掉的那件事,我猜,一定傷到了你的心。」兒子點點頭。她說:「我沒有想要傷你的心,現在,我正式地跟你道歉:對不起!」兒子流下了眼淚。媽媽問:「你願不願意再回到我們原來的關係?」兒子點點頭,那天晚上,他們出去吃飯,兒子還主動幫她夾菜。

她說,有好一陣子了,覺得兒子的心是關起來的,兒子看到她,不是假裝沒看見,就是能不說話就不說話,現在,不止表情變多,也願意跟她說話了。

她也提到,先生從大陸打電話回來,都會問到小孩,以前,她不但不會避開孩子,還會很有情緒地說:「不好!」接著,就在電話中開始一點一點地說著兒子的不是,這一個星期,接到先生的電話時,雖然,還是沒有避開兒子,不過,她都會很甜蜜地說:「很好啊!」然後,開始一點一點地說著小孩的優點。

她說,現在,全家的氣氛非常好,特地打電話過來告訴我們。

 

女兒越來越不一樣

 有一天,一大早就接到小玉媽媽的電話,電話那頭,她開心地說:「朱朱,謝謝你!」我問:「怎麼了?」她說:「我把你的方法,用在老二的身上,老二改變好多,變得很不一樣,所以,打電話謝謝你。」

她有三個女兒,小玉是老二,一直以來,她總覺得小玉沒有什麼安全感,幾年前,第一次跟我談到小玉時,她才想到,在小傢伙八個月大之前,換過好幾個褓母。印象中,小玉兩歲就開始咬指甲。

小玉五歲的時候曾經走失過,那一次,是跟著爸爸和姑姑一起去台北參加一位親戚的告別式,走著、走著,爸爸以為她跟著姑姑的,姑姑以為她跟著爸爸的,就這樣,走失了,好在,被人送到警察局,家人也同時報了警,才把她接回家。

媽媽說,這麼多年來,小玉碰到事情,總是比較退縮,回想過去,她認為孩子至少受到,換了好多個褓母和曾經走失過,這兩件事的影響。

小玉四年級時,媽媽再一次跟我談到孩子的狀況和困難,還記得,最後,我開給她的功課是:「把小傢伙當作新生的小嬰兒一樣,好好地疼,好好地愛。」

媽媽說,那天回去之後,就很認真地做功課,一直持續到現在,沒有間斷過,每天,都會好好地抱小玉,也會很用心地讚美她,母女之間經常通信,給女兒的信裡面,一定會有一句:「媽媽好愛你!」女兒的回信,也一定有一句:「我最愛媽媽!」

媽媽在小玉出門前,都會抱著她,跟她說:「你是最棒的!」沒事,也會把她抱到懷裡,抱一陣子才放開,有的時候,女兒在做自己的事,她就在一旁,專注地、欣賞地看著,就像當年小玉剛剛出生時的那樣。最特別的是晚上睡覺前,她一定會抱著小玉,抱個十幾二十分鐘,說說故事,按按摩,然後,才道晚安。

就這樣,女兒越來越不一樣,從兩歲開始的咬指甲的習慣,終於在她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完全不見了。媽媽說,現在的小玉,不但很能跟人分享自己的心事和對事情的看法,也變得很有自信、很有安全感。

想到孩子的轉變,她就覺得,一定要打電話告訴我。而我聽到這些,除了感謝她一大早就送給我這麼美的禮物,也想趕快告訴大家,希望大家都能試一試:「把小傢伙當作新生的小嬰兒一樣,好好地疼,好好地愛。」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243期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教學設計 ◎森小教師群
整理 ◎森小教師群.林青蘭

第三關:誰才是暴力的根源?

這一關和孩子們談校園暴力,使用的教材是【科倫拜校園事件】紀錄片。先向孩子們簡介事件,特別提出來當地文化環境的純樸,再播放紀錄片中事發當時,目擊者報警的聲音及監視畫面。

當然,播放之前也先跟孩子們說他們將會看到的畫面,如果看時因為難受或衝擊太大,可以選擇暫時離開教室。看完影片後,請孩子們說說看這兩個發動事件的人想透過這個槍殺行為告訴人們什麼?也問孩子覺得他們是壞孩子嗎?

孩子們很願意說自己第一時間的想法:他們很不爽、他們想發洩不滿的情緒、他們是大壞蛋、他們一定有委屈;接著問孩子,這兩個人可能是什麼樣個性的人?

是成績很好嗎?很安靜嗎?受到父母的疼愛嗎?受到同學的喜愛嗎?…

接著,老師念了一段當時兇手的同學對兇手訕笑的語言,最後,和孩子們討論,如果要指出這件事當中暴力的根源,可能是什麼呢?是發動事件的兩個學生,還是,對學生有影響力的老師、父母?還是,社會?還是,國家政策?

附註:【科倫拜校園事件】紀錄片,原名Bowling for Columbine。

 

第四關:是誰在說話?

老師們準備的教具是寫好一句話的紙卷,請孩子們抽,猜想這句話的意思同時試著區別說這句話的人是支持暴力,還是反對暴力?再由老師解說,是誰說了這句話,說這句話的事件或背景。紙卷內容有:

「暴力的結果只能增加更多的暴力和苦難」(達賴喇嘛一九八九年獲頒和平獎的演講稿)

「好願在人間」(二○○八年台灣的聖嚴法師發起「好願在人間」運動)

「我有一個夢:非裔得到平等待遇」(馬丁路德金恩博士一九六三年華府大遊行中的演講,這個遊行促成一九六四年人權法的通過。)

「我無法教你使用暴力,因為我自己就不相信暴力。(I cannot teach you violence, as I do not myself believe in it.)」(發起「不合作運動」使印度脫離英國殖民獨立的甘地)

「如果你批評他人,你就沒有時間付出愛。」(德瑞莎修女)

「任何一種愛,都應該包含尊重、關懷與了解。」(佛洛姆)

「暴力不是問題癥結,仇恨才是」、「真理、正義與憐憫,是對抗殘暴強權的唯一堡壘」、「請用你們的自由來促成我們的自由」(翁山蘇姬)

「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蔣中正)

(低年級不太明白,舉例,談朋友之間的互動,和近一點的聯手,欺負遠一點的。)

「不能用和平取得的東西,就用拳頭來取。」、「 力量不在於防守,而是在攻擊。」(希特勒)

「上帝永遠站在大炮最多的一邊」(拿破崙)

「槍桿子裡出政權(政權是由槍桿子中取得的)。」(毛澤東)            

「暴力是革命的火車頭」(列寧)


這一關,孩子們聽聞了很多他們不太熟悉的人及語言,老師們一句一句地解說,請孩子們猜想這句話可能的意思,有時孩子可以區分支持暴力或反暴力,但不那麼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就再由老師多說一些事件故事。

 

第五關:ㄅ一ㄤˋ

影片以卡通的方式呈現,內容是美國開國過程中,槍枝的使用狀況。影片從清教徒來到美洲大陸遇見印地安人開始,清教徒很害怕印地安人,用暴力趕走印地安人;後來,美國引進黑奴,之後,黑奴被解放,左輪手槍出現了,白人覺得很沒有安全感,開始擁槍自重;之後,槍枝開始氾濫,造成不小心誤殺事件等等。影片最後的畫面停格在一張全家福合照,照裡的這一家人每個人都手拿一把槍,包括小嬰兒。

一開始,老師先問孩子們,為什麼森小反對用手做舉槍的手勢對著別人?有些孩子說不太知道,也有孩子回答,因為是暴力,有被威脅感。

接著,請孩子們猜猜看,什麼樣的人會希望擁有槍?孩子的回答有,要殺人的人,也有,要保護自己的人。

再問孩子,知不知道在台灣辦信用卡,會送什麼贈品,大孩子回答家電等等,讓孩子猜在美國辦信用卡會送什麼贈品?當孩子聽到在美國曾經有人申辦信用卡獲贈的贈品是槍時,他們都覺得不可思議。

有了前面的這些舖陳,再播放影片。看完影片先問小孩:影片中什麼樣的人會希望擁有槍?孩子們的回答是:白人、先欺負人的人、怕別人報復的人、沒有安全感的人等等。

追問孩子,沒有安全感的人,擁有槍枝後,有比較有安全感嗎?很多孩子都說沒有。

再比較,有槍之後,反而比較不安全,前一關的科倫拜校園槍殺事件,就呈現了,槍在美國成為另外一種暴力狀態,而我們連做手勢比手槍都希望大家不要這麼比劃,是要大家真的能遠離暴力,不要在遊戲中忽略了槍存在的暴力根源。

附註:可上網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PBHtjZmSpw 觀看該卡通

 

建立一個不打人的國家

開學的第一天,一到六年級全校的孩子經過這五關,對於「暴力」的認識更深入,而這認識是建立在—暴力是被選擇的、人可以透過行動不選擇暴力的歷史基礎上的。所以,問孩子學期主題是什麼,孩子的立即反應,也會是這個。但,這也還不是最精準的文字。就再追問孩子,再想想,是什麼文字?

有孩子說「不打小孩」,答案就呼之欲出了,馬上有人說「建立一個不打小孩的國家!」這個回答馬上獲得幾乎是全場孩子的呼應,是了,就是這個!

很接近了,向孩子解說「建立一個不打小孩的國家」是人本教育基金會要推動的社會改革運動,但,學期主題略有一點不同,是什麼呢?

一位孩子說出了最精準的答案了「建立一個不打人的國家!」啊,對哦,是這個!追問這位孩子,「建立一個不打小孩的國家」跟「建立一個不打人的國家」不一樣嗎?

這位孩子說,「建立一個不打小孩的國家」只是說大人不能打小孩,「建立一個不打人的國家」更多一點,是說誰都不可以打人。

好了,這個答案就說明了,孩子們是有能力抓到要點的,而教育是要走在現實社會的前端的,所以,當台灣社會還沒有真正建立成一個不打小孩的國家時,森小的教學,想要更推進一步,和孩子們談—我們希望的,是建立一個不打人的國家。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教育札記〉242期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教學設計 ◎森小教師群
整理 ◎森小教師群.林青蘭

「這個學期的學期主題是什麼?」,開學的第五週,特別課上問中年級的孩子,孩子們回應得很快:反戰!

是的,開學以來孩子們聽聞了不少人類歷史上的戰爭。開學典禮上老師們的戲劇演出,讓孩子印象深刻,特別是,關於戰爭引起的傷痛及死亡;人文地平線課上也比較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後的世界局勢及國與國的對談(森小沒有歷史、地理、社會、健康教育、生活與倫理等科別,第四學期開始統整為「人文地平線」及「生命的展現」,這學期已是第39學期);全校的孩子都看了圖博的紀錄片【邁向西藏自由之路】,高年級且和紀錄片導演有一些對談。

而教室外的走廊看板上,開學的第一天就張貼著兩首詩文:李敏勇的《國家》和陳黎的《戰爭交響曲》。不時,有孩子站在這兩張看板前,讀著上面的詩句。

「什麼啊?」,讀《戰爭交響曲》不少孩子第一個反應是這個。

「你覺得這在說什麼?」老師問。

「阿兵哥啊!」孩子答。

「那,怎麼兵字怪怪的?」老師問。

「嗯…少寫了幾劃…」孩子答。

「你覺得兵字下面那兩點,像阿兵哥的什麼?」老師問。

「嗯,耶,啊腳…」另一個孩子答。

「那,發生了什麼事?」老師問。

「因為打仗…」另一個孩子答。

「那,兩腳都沒有了哦?」孩子指著「丘」字問。

「嗯,可能是,還有,那字是小土堆的意思。」老師說。

「啊—,知道了,死了嘛!哦—哦—哦—」,一個孩子說。

「什麼?」,有孩子還不明白。

「丘,是小土堆,墳墓的意思。」老師說。

「哦—死了哦?」孩子明白了。

這幾個三年級的孩子眼神亮了起來,有的跳著離開,有的,留在原地,繼續注視這偌大一篇詩文裡,僅有的幾個字「兵」、「乒」、「乓」、「丘」。

「反戰」這兩個字,森小的孩子是熟悉的,幾乎是每學期,森小的老師總會和孩子們談玩具槍、槍戰遊戲所可能引發的人的暴力傾向,及,想要控制人、傷人、置人於死地(或制服人)的意識型態。而這學期是老師們第一次大張旗鼓一個接一個談戰爭,所以,「反戰」是孩子們的第一個反應,但,還不是精準的文字。就再問孩子:再想想,學期主題是什麼?

有孩子說:反暴力!

嗯,是的,開學日有個闖關的教學活動,老師們精心地設計了幾個站,讓孩子們一站一站透過不同的子題,深入探究人的內在為什麼會存在著暴力?

 

第一關:人,是狼,還是羊?

請孩子就「人,是狼,還是羊?」做直覺上的選擇,一進到這一關(教室)就請孩子選邊站。

接下來,老師和孩子們說的是,這問題在人類歷史上一直爭議不休,和孩子簡約說明,有孟子的性善論及荀子的性惡論,猶太舊約聖經及基督教新約聖經上也不同的解說,所以,心理學家佛洛姆在他的著作《人的心》裡再提問及試著回答:人,是狼,還是羊?

再請孩子們選站一次:人,是狼,還是羊?

接下來,和孩子一起談我們所處的現代世界裡,有戰爭、殺人、欺騙、謾罵、嘲笑…,那麼,人,是狼,還是羊?請孩子們再選一次。

接下來,老師們提出一個方法—從研究來找答案,關於這個問題人類做過什麼研究?例如,珍古德看到黑猩猩會夥同同伴有組織、有計畫的殘殺另一「部落」落單的黑猩猩,才知道黑猩猩的天性是善惡並存的:對自己群體內的夥伴友善,但,對其他群體卻暴力相待。那麼人類的狀況呢?

有人研究訪談參與美伊戰爭的美國軍人,軍人的反應是「不把敵人當成同類(人類)」。另外,還有群體認同的心理實驗,將一群人分成藍綠兩隊,分別代表囚犯及守衛,一開始只是實驗性質,兩方都只是在演戲;但,實驗的過程卻又很真實地呈現出很不相同的控制(守衛)與被控制(囚犯)的關係。

談到這兒,再讓孩子選一次:人,是狼,還是羊?

老師們還談了實驗觀察比較善爭好鬥的恆河猴和寬容隨性的短尾猴(身材比較高大),把牠們放在一起,兩種不同猴群的反應。也說肯亞東非狒狒的故事,族群裡原本凶狠的公狒狒消失之後,族群的互動有了變化。

這一關最後,和孩子談科學研究,研究發現人的內在裡有一個影響「暴力」的基因,這種基因能觸發大腦分泌特殊物質,破壞神經遞質,這種「化學信使」過多,就會讓人的情緒產生衝動。針對這個基因做研究,結果有以下:

1.強迫性交流會造成兒童和成年人的好鬥性(相互敵對和過分縱容的親子實驗);

2.針對有影響暴力基因的孩子做研究觀察,發現良好的教育、細心呵護、家長的愛心和耐心,可以馴化那些攜帶暴力傾向基因的孩子;

3.一個過動的孩子亨利的故事,亨利在心理醫師的協助下,父母改變了對待的方式,亨利也有了不同的轉變。

有意思的是,一開始,孩子們多數選站到狼的那一邊,聽了一個一個故事及實驗之後,有比較多的孩子傾向於選站到羊的那一邊。孩子們也能感受到環境及大人的對待,是關鍵的因素,暴力是學習來的,學習對象或環境不同,會影響人的暴力行為。

所以,人,是狼,是羊?爭辯不是重點,人想選擇往哪一邊走才是要點。

附註:這關的參考書目是《猿形畢露》、《人的心》、《破壞性情緒管理》。

 

第二關:「打」拼地圖


老師們先在黑板上張掛世界地圖,簡介五大洲,請孩子們先猜猜「世界之最」各是在哪一洲?

最有錢?最窮?人口最密集?最快樂?最民主?(以上都舉出這些「之最」的意義是什麼,例如:最窮,是代表人生活有困難的意思;最密集是表示每個人分到的土地比較少…),而最民主可以用人權指數來判斷,特別和孩子們談「人權指數最高」和「體罰」的關係。

接著,和孩子們談「禁止體罰這件事好不好?」,為什麼要禁止一件事?「體罰不好」的觀念是最近才出現的嗎?

其實,一七八三年,也就是距今兩百二十六年前,波蘭就有人覺得打是不好的,當時的政府就已經禁止體罰了,只是沒有立法規定。

所以,老師們在世界地圖上貼上一些綠點(代表禁止體罰的國家),簡介第一個立法規定禁止體罰的國家是瑞典(一九七九年,距今三十年前),問孩子們:台灣,是可以貼上綠點的國家嗎?

向孩子們說明,台灣也在二○○六年十二月成為第109個立法禁止體罰的國家,所以,世界地圖上應該還有107個以上的綠點,而且也有越來越多國家立法禁止體罰了。再多貼一些綠點,讓孩子們有感覺,例如,歐洲反體罰國家特多、非洲也有立法禁止的國家,還有菲律賓、以色列…特別跟孩子說到美國的情形,由州政府決定,而不是國家。

下一步是,貼出目前有戰爭的地方(以紅點表示),孩子們就發現了,菲律賓跟以色列同時存在著紅點與綠點,問孩子:覺得怪怪的嗎?禁止打人或體罰的國家,竟然還發生戰爭?

舉以色列為例向孩子們說明,存在著的衝突主要來自宗教與信仰,另外,也舉例說一些猶太教的思想,例如:他們覺得「不忍權杖孩子的,是父母的錯」…

那麼,思想是最根本的問題嗎?請孩子們談談,在森小,我們不打人,而且是約定了不打人,他們的心裡怎麼想這件事?

附註:這關的參考資料是《人本教育札記》第165、171期,及教育時事。

(未完待續…)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教育札記〉242期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