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謝淑美/人本教育基金會副執行長兼森林小學生活主任

 

人本的朋友好:

長久以來,我一直很煩腦老大(小五)和老二(小三)的相處問題。老大小時候,是給阿嬤整天帶的,直到唸小學時才帶回來,所以,我對他總是有一份虧欠感,但在兄弟之間,我又希望能做到公平的對待,可是我常因為不知如何拿捏分寸,反而造成更多的衝突,例如︰

有一天,弟弟在客廳寫功課,我想這是可以和哥哥培養感情的好機會,就進房間和哥哥玩起搔癢的遊戲,由於平常很少有這樣的機會,我們玩得很瘋。在外頭寫功課的弟弟禁不住好奇進來看了二次,最後一次,他說他功課不會寫,要我去教他,哥哥很生氣地罵弟弟,叫他走開,弟弟在外面一直喊:「媽媽,你快點來教我…」,我跟哥哥說:「我先去教弟弟,一下就回來。」哥哥竟說:「你去啊!去啊!反正我已經習慣了!」此時,弟弟已經在外面哭得呼天搶地!這句話讓我的情緒失控,開始罵孩子,說他們怎麼不體諒做媽媽的,罵了幾分鐘,驚覺自己這麼做沒有幫助,便立即停止,但生氣的情緒怎麼也平復不下來…

我希望能和解兄弟二人的不愉快,但每次當哥哥說出類似的話來,我就會有情緒…對待小孩,形式上不是應該要公平嗎?我到底應該怎麼做才對呢?

 

 

 親愛的媽媽:

從你的來信,可以感受到你很希望能疼到孩子,尤其是老大,可是又受不了孩子們彼此間的爭鬥與索討,弄得給「愛」也不是(一給兩個就要吵),不給「愛」也不是(會有虧欠感)。其實,最好的方式就是—兩個都要愛夠;彌補老大的方式,並不是從老二那邊苛扣(或多疼老大一些),而是兩個都要個別愛夠,否則他們兩個是絕無寧日的。

怎麼做呢?以下幾個方案提供給你參考:

一、坦率面對歉疚,為孩子說成長故事:

         你會覺得歉疚,一定有原因的,如果不能把它正視清楚,就會一直責怪自己,所以,要對自己狠一點,逼自己想清楚,到底錯在哪裡?犯錯,把它做對就好了,沒有什麼不能原諒或不能彌補的事。怎麼彌補呢?就為孩子說成長故事啊!已經發生的事,我們誰也無法挽回,而孩子真正在意的是我們在不在乎他?而不是要回到過去去改變什麼。所以誠懇的跟孩子說那段故事,這樣能讓他知道我們當時心裡的矛盾與掙扎,也讓他有機會說一說他的委屈與害怕。整個過程「誠意」最重要,不要合理化自己,如實的說、誠懇的聽就好了。

         孩子都很愛聽自己的成長故事,這讓他們有機會重當一次小寶貝,感受父母對自己的疼惜與不捨,而被疼到,被理解了,人也就會好多了。這過程,也可以安排弟弟一起,這樣他可以比較理解哥哥,當年他若也有被糾葛在其中,我們可以連弟弟的部分一起處理,讓他們知道媽媽這樣的顧此失彼,是因為不夠會,而不是不愛誰。

 

二、專心看到孩子,要有「個陪」的時間:

         雖然大家每天生活在一起,但除了吃喝拉撒睡以外,我們到底有沒有看到彼此?家,是談情說理的地方,不是裁判所,解決兩個孩子討愛的問題,我們可以安排個陪時間:幫兩個孩子各選一盞不同顏色的小燈,約好每天個別陪伴的時間(時間不用長,一人十五分鐘就好),陪誰時,就點亮哪一盞燈,宣示著:這時候我專心陪這個,手機、電話通通不接,就是專心的陪;他們已經不是小嬰兒了,他們需要的不是那麼多的實質照顧,而是需要一種被看到、被疼到的感覺,滿足了,他就能安心的繼續長大。

 

三、每天記錄孩子一個優點,說給他聽:

         孩子是透過我們的眼睛形塑自己的,我們每天都要努力看到孩子一個具體的好,說給他聽;雖然可能只是一些小事,卻是我們主動的肯定與示愛,它會讓孩子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這是拉近跟哥哥感情的一個好方法,當然弟弟也一樣要疼到喔!

 

四、放過自己,每天為自己做一件事:

所有的改變都需要毅力與時間,努力做,不要放棄就好;做錯時,請「惜惜」自己;平時,則要多善待自己,所以,請每天至少花五分鐘跟自己獨處,為自己做一件事。

 

五、連先生一起疼:

通常,做先生的都很容易搞不懂或不介入家裡的恩怨情仇,若因此讓你很孤單的話,請不要責怪或嘮叨他,而是每天花一兩分鐘疼他一下,一句關心的話、一個具體的讚美或按摩一下都可以,人本心理學大師佛洛姆說:「愛,是喚起愛的能力」,對於還不夠會愛的人,我們可以透過愛他讓他學會愛,這樣,我們就不孤單了。

 

最重要的是,當我們每天都盡力去疼人時,我們將會成為一個有「愛的能力」的人,我們會很愉快,而周遭的人,也會因為我們的存在,而得到一種正向的力量;家,不再是糾葛的地方,而是讓人可以休息、可以彼此疼惜的所在。

 

人本教育基金會敬上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何淑真

莫那魯道的故事是台灣史的重要課題,其中包含著:帝國主義下的日本對台灣政策、殖民與被殖民的心態、日本和原住民的文化衝突等重大議題,不過,怎麼跟孩子們談呢?

強調戰爭畫面是一種簡單的方式。對這群在太平盛世出生的小寶貝,戰爭總是充滿吸引力,但也很容易就淪為電動遊戲或卡通畫面裡,充滿聲光刺激、殺來殺去的淺薄想像。想談論文化衝突,對缺少背景知識的小學生又有一種難。到底該怎麼進行?

森小人文課老師們一起腦力激盪後,針對全校低中高年級的孩子們,共同設計了以下課程。本文中記錄的,是二年級孩子們的回應。

 

思考,從為問題找答案開始

 

一開始,先在白板上寫下「賽德克.巴萊」幾個大字。問孩子們這些字是什麼意思?有些孩子立即聯想起「莫那魯道」,也有孩子努力回想著,「就是那個什麼地方想不起來」,但依稀知道是「有戰爭」的故事。

但,「賽德克.巴萊」是莫那魯道的另一個名字嗎?孩子們紛紛搖頭,卻也說不清。

接著,發下一段台灣史書裡的文字:

 

一九三年十月二十七日早上,在霧社公學校正為學藝會、展覽會及運動會舉行開幕典禮。賽德克族馬赫坡社的頭目莫那魯道率領馬赫坡、洛羅富、荷歌、司庫、波阿倫、塔羅灣六社族人,早已神不知鬼不覺地埋伏周圍,以升旗時唱國歌為暗號、衝進會場,共一三四名日人被殺,震驚全世界。

日人立刻從各地派軍鎮壓霧社,動用軍隊、警察、軍伕、親日原住民超過五千人。起義軍中斷對外交通,並搶得日人武器,準備進行殊死戰,前後歷時兩個月。起事的壯丁一二三六人,最後六四四人死亡。莫那魯道見大勢已去,先擊斃家人,然後潛入深山自殺。

昭和六年(一九三年)一月十六日台灣總督石塚英藏因霧社事件引咎辭職。

 

請孩子們從短文中找出「人、事、時、地」等線索,孩子們找出了「一九三年」、「霧社」、「賽德克族」、「莫那魯道」、「運動會」、「一三四名日人被殺」、「賽德克死了六四四人」、「自殺」等基本詞彙。

有孩子說:「啊對了」開始在腦袋裡拼湊出印象中的故事。先讓孩子們七嘴八舌盡可能地說,再簡單把霧社事件的故事經過說一遍,這時不管是聽過、沒聽過故事的孩子們,都好專注地對照腦袋裡的故事和老師說的版本。

針對低年級的孩子們,講解時除了運用繪本,還有一些歷史場景照片。我特別描述了莫那魯道的身高、個性,以及賽德克人和日本人眼中的莫那;日本人管理賽德克人的方式、賽德克族人的心情,以及,當莫那死後屍體被發現時,日本人的處置方式「公開展示」。請孩子們猜猜看,為什麼日本人要公開展示他的遺骸?

孩子們說,「因為害怕」、「要大家聽話」、「讓人知道他死掉,不敢反抗」。從孩子們的回應,我感覺到那思考的鑰匙轉動了。

待孩子們基本知識齊備些,再經營更深的討論。先播放魏德聖導演的︻賽德克.巴萊︼五分鐘片段,討論:

看雙方實力,哪邊比較強?

莫那魯道在戰前知不知道日本的實力很強?

孩子們一眼就看出「日本人好強喔」,而且也猜出「莫那魯道應該知道日本很強」。這時,再補充說明,日本人曾經邀請莫那魯道等部落頭目參觀日本東京、大阪、神戶幾個大城市的軍事基地和軍港,再請孩子們猜猜看:

日本人為什麼願意花機票、大費周章地辦團,邀請頭目們去日本玩?(這是旅行觀光團嗎?)

猜猜看頭目們參訪後的感想。(也補充說明莫那魯道的感想)

孩子們很快說出,「是要他們知道日本人很厲害」、「要讓他們不敢反抗」。

接著,再拋出重要問題:「當你知道對方很強,跟他打仗可能、或一定會死,你還想跟他打仗嗎?」

多數孩子們紛紛搖頭說:「不會!」少數孩子鬧喊著:「跟他拼了!」

我忍不住笑,跟著問:「莫那魯道身為頭目,早就知道打不過日本人,怎麼不保護全族的生命,還領著大家去尋死?」我強調,「這不是他個人的問題耶,是會被『滅亡』、『殺光光』的」。更何況莫那魯道都已經忍二十年了,幹嘛不再忍?

孩子們沉默了,氣氛變得嚴肅,一會兒猜著,「因為忍不下去了」、「忍還是會一直被欺負」、「寧願死」。

 

猜想之後,再回頭看:事件如何被記錄?

 

看著孩子們想了好多,提供不同書籍裡對於霧社事件的幾種詮釋方向,請孩子們找答案。低年級孩子們需要老師講解。

我們選了三種角度及詮釋:邱若龍先生的《霧社事件》漫畫,談到「不要讓日本人看不起我們賽德克族人」、「不想苟且偷生」、「你不讓我活,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等內在心情;魏德聖、嚴云農重編的電影劇本小說,更重視賽德克人「彩虹橋」、「祖靈」等精神和日本文化的衝突;台灣史書裡談的是「山地勞役剝削問題、原住民與日本人通婚問題」。

經過前面幾個問題的討論,課程最後,才向孩子們解答賽德克語中「賽德克.巴萊」的意思:真正的人。

孩子們理解了多少?這也許可以從課後孩子們的反應得到一些解答,有好幾個班的孩子都在戲劇課上嘗試演出「莫那魯道」的故事。孩子們揣摩著莫那魯道決定要「決一死戰」時的心情、表情和動作。各班都有孩子自願參與跨班級戲劇演出,表演「日人招降賽德克族」和「日本警察與賽德克人爭議搬木材」等短劇。三年級的孩子們也決定,在結業表演時,演出「誰殺了莫那魯道?」。

 

劇本,由老師撰寫,但,演出的孩子們,抓到神韻了

 

旁白:莫那魯道的屍體被發現了到底是誰殺了莫那魯道?

日本警察和士兵:當然是我們偉大的日本人殺了莫那魯道!因為我們有機關槍、飛機、磁浮列車嗯,這是後來發明的啦。對了,我們還有毒氣彈。哈哈,只有偉大的太陽國才有能力殺了莫那魯道

日本官員:耶!警察和士兵不要亂說話。我是統治台灣山區的日本官員。我們是有禮貌的日本人,怎麼可能亂殺人?是那些賽德克人要砍我們日本人的頭,我們才會反擊。所以,我覺得是「出草」就是砍人頭的野蠻習俗,殺了莫那魯道,反正,不可能是我們日本人的錯。

巫金敦老闆:不不不,賽德克人出草是一種習俗,應該被尊重。我覺得莫那魯道會死,是因為漢人都不幫忙賽德克人。當時只有我,巫金敦,把金敦商店的東西都留給他們,其他的漢人啊,溜的溜、躲的躲。要是漢人和原住民一起團結起來,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怎麼會打不贏日本人?是漢人逃避的態度,殺了莫那魯道。

不參戰的長老:莫那會死,是因為我不同意部落裡的勇士跟莫那一起戰鬥。要是我們全部的賽德克人都加入戰爭,日本人就算比濁水溪裡的石頭還多,我們也沒在怕。為什麼我當初不帶領部落加入戰爭呢?(長老露出很苦惱的樣子)

花岡一郎:我覺得是我,要不是我從賽德克人變成日本人,頭目也不會這麼生氣,氣到要跟日本人決鬥!

 

戲中戲1

 

花岡一郎:莫那頭目,被日本人統治不好嗎?至少我們不用像以前一樣靠獵殺求生存!

莫那魯道:達基司,你們以後要進我們祖靈的家?還是日本人的廟?我還聽說你在學校裡面學日本人打我們的小孩!

花岡二郎:一郎打他們,是希望他們以後不要被日本人瞧不起。

莫那魯道:日本人瞧得起你們嗎?自己人打自己人,才會讓人瞧不起。

花岡一郎:頭目,被日本人統治有什麼不好?至少我們現在有學校、有郵局。

花岡二郎:對呀,而且都忍二十年了,為什麼不能再忍二十年?說不定二十年後,你的孫子就可以

莫那魯道:就可以忘記祖先?變成日本人?

花岡二郎:頭目,我

花崗一郎:頭目,打人事件我們會幫忙的。

莫那魯道:你們回去吧!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莫那魯道的妹妹:都是我啦,我是莫那魯道的妹妹。因為我被強迫嫁給日本人,過得很不快樂,哥哥才會決定要跟日本人決鬥。我的不快樂殺了我哥哥

布農族頭目:我對不起賽德克人!因為我們布農族聽日本人的話,跟賽德克人作戰,才會讓莫那死掉。要是布農族人跟賽德克人並肩作戰,莫那怎麼會死?可是,日本人威脅我們,到底要怎麼辦呢?是不是我殺了莫那?

莫那魯道爸爸的幽靈:我是莫那魯道爸爸的幽靈。當初,我和莫那也只想在山上快樂的打獵,練習當「真正的人」。都是日本人佔領了我們的山和森林,我才會教莫那一定要守護我們的部落。唉,我的兒子死了,是我,教導他寧死不屈。為什麼我不教他努力的活下來?是我殺了莫那嗎?

 

戲中戲2

 

旁白:小時候,莫那魯道射倒了一隻梅花鹿。

(莫那射箭射倒梅花鹿,狗衝出來。)

莫那魯道:爸,我射到了!

爸爸:莫那,你真勇敢!你要記得,以後要當真正的男人,死在戰場上,才能走向鬼魂之家。

旁白:後來,當莫那魯道的爸爸被日本人射傷時。

(日本警察射了爸爸一槍,爸爸中槍倒地。)

莫那魯道:爸,你不要說話,我幫你止血,你會沒事的。

爸爸:莫那一個賽德克活著,就是為了要走過彩虹橋,進入祖靈的家,成為一個真正的人。莫那,千萬不要讓日本人進入我們的部落你懂了嗎?

 

彩虹橋:是我嗎?真的是因為我嗎?我明明只是太陽光遇見雨滴後的光影,賽德克人呢,卻以為死後可以踏上我的身體,得到永遠的快樂。拜託,我只是一道彩虹耶。永恆的快樂、永生,到底是什麼呢?

旁白:想知道到底是誰了莫那魯道嗎?

所有演員一起:今年暑假,一定要去看︻賽德克.巴萊︼!

(~演員們謝幕~)

 

後記

 

演出前的綵排,旁觀著的所有人都被劇中人的語言拉緊著神經,沒想到結尾反差這麼大一位五年級的孩子頓了兩秒,脫口而出的是:「這不是一齣戲,是廣告片吧!」

這話,從另個角度解讀,反而安慰了所有看戲的人。因為,這無法被改寫的歷史,對眼前的大大小小的人,都沉重!

原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陳生慶 / 人本教育基金會教育中心主任

許多學校都會訂定「每週中心德目」,像是勤儉、負責、合作、公德…,以推動生活教育。而有些學校會採取學生法庭的做法,說是讓孩子學會自己負責?不過,在森林小學,既不德目也不法庭,我們開生活會。

森小特有的生活會,是一個自由表達意見、練習傾聽別人的好機會,讓大人小孩透過一起討論,思考跟解決生活中共同的困擾。這次,我們要來談談掃具遭破壞的事。


有一段時間,大概是受到星際大戰的影響,森小的許多孩子都渴望擁有一把「光劍」,於是,掃把和畚箕就持續遭殃了—尤其,為了提供品質較好的掃具,學校購買的掃把都是金屬的握把。才剛補買一批,立刻又被玩壞一批。

也許有人想問,直接禁止不准小孩玩,不就好啦?事實上,一般的「明令禁止」,如果沒有搭配懲罰或獎勵,通常令出難行。更何況,比起「被禁止」、「怕被罰」,我們更希望孩子的行為改變,是奠基於思想的啟動,發揮人的主體性,也就是小孩經過辯證思考後,主動做出的選擇和決定。
文章標籤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