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G(2008-2月-森小試讀梯老師、數次擔任人本森林育活動員)

我快累死了。

連續兩個禮拜的梯隊真的很累,
我開始覺得自己的體力真的越來越爛了,
以前寒暑假一個一個梯隊帶,只覺得年輕人體力好好。

現在差的多了。

 [小孩暴走]
也是淑美說的,除了這一梯的小孩很小之外,孩子的情緒掌握能力也不太好,
會來森小參加試讀的孩子,又真的是試讀生的孩子,
有時,背後有很多的辛苦。

你說,我怎麼看孩子?

在放毒*註的孩子,在皮的孩子,在過度OVER的孩子,

我說,

除了,積極的陪伴,談與引導,

還有,

要相信「人成熟之路,會出現的必然性過程」,

會討愛,會吵鬧,會試探底限,

我相信,然後我願意,積極的等待。

*註:「放毒」是在人本營隊裡常常用來形容孩子狀態的一個詞彙。指的是孩子因為平時過於壓抑,到了梯隊上來忍不住開始嘗試『所有被禁止』的事,試探梯隊上大人的底限等等。
孩子們很習慣接到的是大人瞬間的責罵、禁止(威嚇的口氣而沒有說理的)甚至威脅恐嚇(你再怎樣怎樣我就不要你了或你再怎樣怎樣就是個壞小孩)
往往,在這樣的情況下,梯隊裡的大人若沒有回之以惡,小孩當下的錯愕,是非常令人心疼的。
而在這個過程之中,大人「沒有回之以惡」的態度,就漸漸有機會讓孩子放鬆,並重新找回自己的樣子,真誠的善。(本註解是師培部落格管理者小由寫的)


 
[我的孩子們]
我的孩子都是大女生,
如同上山前的期許的,
我現在越來越可清晰的感受到他們的那麼不同,
我有深刻的感覺,可以慢慢發現,
可以看到:
孩子們在玩,在權利爭奪,在解放,
在交朋友,在打發時間,在發呆,在找樂子,
在需要抱抱,在自我穩定,在懶惰,在冒險...
這一梯我們有好多好多的抱抱喔:)
好多好多的寶貝...

我和不拒絕別人而受到很多騷擾的孩子,
談她自我侷限,談「你是不是自己也有發現...」
我和覺得老師為什麼對誰誰誰特別好的大家,
談差異,
談「那些很討厭的人」背後有辛苦的過去,
(五六年級為了一包餅乾,兩個人大打起來哭起來,這讓大家困惑了)

除了幾次他們的實際困擾,
其他的談話都沒有特地去談,
只是在閒聊中,在孩子的抱怨中聊,

以前會覺得四天五天的營隊真的很短,
現在更可以發現兩個禮拜可以讓人看到好多,
那種改變是像在國小裡,看孩子,
真的發現小孩每天都是一個個真實的人,
而不像短短梯隊裡,
小孩比較像是個案的味道,
但是,在森小比在一般國小,
看到更多的更深更細緻的,孩子的面貌。

 

[我長大了]

我還是不是很會處理拗孩子,

(可是現在可以精準的拉開暴走,也可以勇敢的抗議孩子行為了)

可是我漸漸可以很快的建立關係,

然後在關係下,愉快的見識到孩子的美,

在關係下,感受到交流的心,

雖然我一直覺得身體好累,(出梯中病了好多天)

但是還是有某種程度的細緻,在有力氣的時候,

我想,

這些細緻,

是會讓我對與孩子的內在交流更有信心的,

很珍貴。

 

[孩子的進步]

孩子的進步讓我讚嘆,

或是說,他們呈現出某種本來的面貌,

而且在開放的環境下,

包含:創意、表達、團體相處、找樂子、冒險、自己做決定,

都更上一層樓。

他們呈現的穩定,獨立,

自己找樂事,

選擇生活的步調,不走泥巴路不叫做有出來過,

發散狂野的生命力,跳舞,不停的唱歌...

我為之感動。

最後三天,我們一直在唱歌,

小三到小五的孩子,不停在唱歌,

沒事時唱,洗澡時唱,

寢室時間唱,出去探險時唱,

打掃時唱...

 

[我的課程]

課堂上,我覺得上起來都還過的去,

從鄭成功看偶像,我喜歡,

哈哈,我這次狠狠的把鄭成功講完了,

不過一開始很多人都不知道鄭成功是誰,

思考性不夠,娛樂性十足!

我喜歡五顆蘋果換一顆星星那堂課,

講的是獎勵制度,

思考性十足,

發射眼睛光線很搞笑,第二堂課根本是在暗室裡,

一分鐘知識大傳授,

因為我說給我一分鐘我可以讓他知道眼睛是怎麼看到的,

大家都很給面子,然後那個領悟的臉讓人身心愉快,

孩子沒辦法在沒有情緒氣氛的準備下做思考,

但是他們有美麗的好奇心。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