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老師成為 獨一無二的自己——探詢、討論,重整價值體系(下)
◎盧貞穎
思索研究,為自己也為孩子打開新的視野

不僅是關於品格美德能力的思考,在教學現場中,還有許多關鍵的詞彙或事件,是教師經常會碰到的,或者總是不自覺的使用著的。

例如,在孩子之間,經常發生排擠、欺負、討厭某些同學,對某些同學「歧視」的問題,像是成績好的同學瞧不起成績不好的同學、有外籍混血的孩子或原住民孩子容易被嘲弄,甚至班上總會有個孩子被莫名的「被討厭」著。看到孩子在這個民主社會的教育現場中,表現出人類歷史循環中壓迫他者的人性之惡—「歧視」,身為師長,心中除了惱怒、不捨,除了大聲禁止「不可以歧視別人!」,還可以怎麼辦呢?在工作坊中,教師學員也特別將這個問題提出來共同討論。

首先,當然是對「歧視」這件事徹底思考一番。工作坊備課小組的老師們,和史英老師共同為「歧視」下了段解釋:「基於個人所屬的類別,但並非基於如實的評價而去貶低這個個人。應該細緻的檢視對人的評價是否建立在事實上,以及該評價所依據的價值觀或價值體系,這樣便可以將對類別的貶低扭轉回來,同時應該避免使用貶低輕視某些行為的方式來激勵學生。」

在處理學生關係的時候,很容易會有「同學們友愛互助、一片和樂…」這樣片面的呆板想像,然而,人心不僅有「喜歡」或「不喜歡」的感受,人的行為之驅力,也遠超過各種直接感受的驅策。「要人不可以討厭人,要喜歡世界上所有的人,實在是太困難、太不合理的要求了!」備課小組在討論中有了這樣的認知,進一步發現,重要的是,幫忙孩子「細緻的檢視對人的評價是否建立在事實上」,幫助學生釐清,是什麼事情讓他覺得不舒服?為什麼看一些事情不順眼?一起來想辦法,來解決被冒犯或者感到不舒服的問題。而除了想清楚自己的感覺和行動,老師們也可以幫助學生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眼前的現象和人的豐富樣貌。

「我和孩子談了『文化複製理論』和『階級複製理論』。」備課小組的家齊老師分享了他處理因成績引發歧視狀況的經驗。人從一出生就承載著階級和文化資本的傳承,當我們在教育體制中面對來自不同家庭的學生樣貌、期待以教育幫助改善個人境遇時,更是不能忽略這一層因素,甚至,可以幫助學生理解其中的關連。

於是,家齊老師與幾位同學深談。兩個小時的談話,他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來研究與準備。當孩子聽到「文化資本」、「階級複製」等學理分析時,著實是嚇了一跳,也有些驚喜的發現,原來,可以這樣看待自己的角色和境遇,並且也學習轉換眼光,來理解那些所謂「成績不好」的同學的處境。

「這次談話,給同學們『打開眼界』的意義,遠遠大於因為歧視而被教訓或貶低。」家齊老師開心的說。

重建價值體系,成為獨一無二的自己

類似「誠實」、「歧視」這樣的關鍵詞彙還有很多,教學工作坊備課小組的老師們,討論出三十個關鍵詞作為思考的引導。諸如品格教育中的禮貌、負責…;校園社會的樣貌:團體、升學、自治、民主、合作與競爭、選擇與自由、公平…;學生生活的現象例如流行、欺負、作弊、戀愛、叛逆、義氣、特立獨行…等等,還有本質性的問題例如學習、老師、真理、生命、思想…。「哇!要想的這麼多!」看到這一大串關鍵詞,教學現場的教師們,都熱血澎湃起來了,而搭配關鍵詞語的,是一段段經過充分討論的精要說明,例如:

戀愛—要分辨是存在性或是佔有性的戀愛,參見佛洛姆《愛的藝術》一書…」

學習—學習知識是為了獲得解放的能力。…學習是為了要自由,不是為了考試…」

流行—流行不盡然都是種從眾之舉,相反的,一種流必須由少數人的帶領才能行…」

自治—自治的概念是殖民主義之下的概念,自治的先決條件是他治…」

告密—告密是在統治和被統治的特殊關係中被定義的,如果沒有統治和被統治的關係,就沒有告密這樣的事情。告密無法藉由這件事情導致了是非判準而獲得正當性。是因為統治的惡質往往超越分別事項的是非…」

看到這些引導說明,你可能眼睛一亮,讚嘆「原來,可以這樣子想呀!」或者開始質疑「是這樣子想的嗎?」,而這不斷的思考探詢,是身為「教育者」必然面臨的挑戰,也是專業之所在,也是身為一個人,愛智、愛生活、熱情的生存著的重要動力。

經過了一個早上對「誠實」的討論,總是精闢的嘗試提出哲學判準的小美老師有感而發的說,這次討論讓她有一種暢通的感覺,以往她不會這麼追根究底的去想一件事情,也不會特別感到誠實的重要性,但是,真正深刻的想過之後,她發現,誠實好像就是一切事情的根本呢!

當我們真正將事理思考清楚之後,就可以更篤定、更有能力創造各種方式,來幫助孩子去思考、認識事理,充滿自信的以專業迎向每一個挑戰。探詢、思辯、翻轉理路,整頓自己的價值體系。教育正在發生,在對話探詢中,在孩子身上,也在你我身上,然後,我們真正的成為「人師」,也成為獨一無二的自己。


備註:本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207期特別企畫「一群認真卻不認命的老師」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