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在民主的社會裡表達自己的意見,好嗎
讓我們爲孩子在自己的土地要一個開闊自由的未來,好嗎
讓我們在自己的土地保有自主的生活,好嗎
讓我們在自己的土地可以聽自己喜歡的音樂,好嗎
讓我們在自己的土地可以說不同的話聽不同的話,好嗎
讓我們爲生活在這塊土地而愉悅驕傲,不要再20年的悲壯了,好嗎
讓我們可以安心告訴小孩,這是我們要生活的土地,好嗎

吃完飯,12:00我們就出發去捍衛台灣的言論自由了!
史老師說讓我們以愛喚起愛,我們每個人準備一朵花、一句話,好好的跟警察朋友說:
讓我們在自己的國家揮舞我們自己的國旗,好嗎?(花,明早我們來準備吧!)

言論自由是台灣民主的根基,我們不能失去它,
陳雲林很快會走,但復辟的威權卻不會自己走掉,

明天,讓我們上街頭,親自確認(確保)台灣還是個有言論自由的國家。

以上,是昨天人本的一群同事們,上街頭的原因。
有些人可能知道,有些人可能模糊的有印象,好像我們和一群NGO、NPO在11/5那天,開了一個記者會,記者會的標題是「不展示人民的威,他們就有了絕對的威」,呼籲大家參與圍城示威。
民視更是只有簡短的跑馬燈寫著「人本基金會等團體,呼籲大家參與11/6的圍城」,對於記者會的內容卻無著墨
因此,我們接到了許多的電話
有打來劈頭就罵我們「不是教育團體嗎?怎麼參與政治活動?!」
有打來說「你們真是台灣的良心,我支持你」
有打來說「我在電視上看到跑馬帶...那是怎麼一回事?」
有打來說「我看到電視,感覺台北好像很恐怖,很混亂,你們還好嗎?」
各種各樣的聲音,都有。

或許有人會很簡單的以「藍」「綠」去思考這件事
但我更情願把我們原始的邀請文字(如最上面一段)以及我們的作為告訴大家,我想,這些想法,是無關藍綠的。
也順便告訴大家,我們每個人都很平安,沒有人去衝撞。
我自己覺得,台灣應該是個「在自己的土地可以說不同的話聽不同的話」的地方,不管認不認同,至少,可以說。
而這一切,都是活生生的教育,提供給這土地上的每個人。而孩子們,也不可能看不見。

附上今天唯一看到的一篇,短短的,關於我們的報導,如下:

(抱歉我的手機只能拍出這種程度的畫面...很模糊)
報導上的文字如下:
拒馬上的玫瑰
昨天圍城行動中,有一群人隔著冰冷的拒馬,人手一束紅色玫瑰遞送警員,以柔性方式表達希望警方尊重言論自由。束束鮮紅花朵在人群中漂流,格外顯眼。
這群「人本基金會」的成員,在每朵花都繫上一張紙條,上面寫著「讓我們在民主社會有表達意見的自由」。
值勤中的員警沒能收下玫瑰花,民眾因此直接把花插在拒馬上,部分員警則用點頭、微笑回應,讓緊張的警民衝突中,出現溫馨感性的一面。


PS:以上文字是小由寫的(分隔線之前不是...報導也不是...XD)
創作者介紹

人本教育學院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曾經為人本的口號、標題而心動。但深入了解與巧遇接觸後,發現人本實際上利
    用了人群
    的善良與信任在社會中生存。
    試問:1.社會真的這麼糟嗎?
    2.我們沒有言論自由嗎?---言論的狀況從阿扁時代到現在真的變差了
    嗎?沒有的
    話,阿扁時為什麼不抗議?
    3.位什麼對貪腐視而不見?
    4.當所有學校、教育團體都拒絕政治介入時,人本卻往火裡跳。?
    5.號稱人本能教出獨立自主的孩子,好幾年前我前往雪山登山時。看見森
    林小學半
    的雪山登頂畢業活動,發現孩子的表現不如山地小學原住民孩子的表現。一大堆
    家長、嚮
    導陪伴,還替孩子、家長煮食,背負重物。完全不向東埔小學的原住民孩子全部
    自己來。
    我們家的小孩還得背自己的物品,炊事時我還較他們在旁邊學習。而森小的孩子
    則在山屋
    裡嬉戲笑鬧,一付貴公子哥樣。過了晚上9點還不能遵守山屋規定,一直到山友受
    不了叫他
    們安靜。這與一般貴族學校的學生有何不同。
    從此,我不相信人本、森小。
    5.人本總是一堆譁眾取寵的口號,有本領的話搞間收容問題學生的學校,
    看看是否
    真的如人本所說的 ── 不打不罵也能化暴謔為良馴?

    作給我看,不要老是專找特殊個案,已為這就是社會、教育的常態。台灣
    沒那麼糟
    啦。糟的是人本的宣染!!!
  • 我猜想,您有些情緒,有些不滿,質疑,我想也有些不瞭解,因為不夠瞭解我們而有些成見(我其實蠻好奇您一開始提到的「深入瞭解與巧遇接觸」指的是什麼,因為從您的文字裡看起來,您並不很瞭解我們)<br />
    <br />
    這些,都是可以討論、被討論的事,後來幾位朋友也都說了他們的意見和想法<br />
    大家就說說,不一定要一樣,畢竟,我們還是在一個言論自由的地方。<br />
    <br />
    但是,我想森林小學是沒有辦過「雪山登頂」的活動的,森小甚至沒去過雪山。<br />
    但不管他們是哪裡的孩子,您這樣的評價和標籤恐怕都是不公道的。<br />
    孩子們本來就在學習/在長大/在改變,這些孩子的表現或許不符合您的標準或規矩,但您或許也沒能去詢問或瞭解孩子的情況,就下了斷語。於是,也失去了提供教育的機會吧。這是有些可惜的。<br />
    <br />
    小由

    hef1987 於 2011/03/25 14:27 回覆

  • Bagum
  • 5.號稱人本能教出獨立自主的孩子,好幾年前我前往雪山登山時。看見森林小學半
    的雪山登頂畢業活動,發現孩子的表現不如山地小學

    原住民孩子的表現。一大堆家長、嚮導陪伴,還替孩子、家長煮食,背負重物。完
    全不向東埔小學的原住民孩子全部自己來。
    >>比原住民小孩...要不要比蘭嶼達悟族還會捕魚呢,還是愛斯基摩人孩子還會開馴
    鹿車....
    我不知道你了不了解人本,但是我確定人本不是教野外求生的學校和童子軍學
    校。你要求的在平地也沒有幾間學校孩子能作到,包含人文國

    小。

    我們家的小孩還得背自己的物品,炊事時我還較他們在旁邊學習。而森小的孩子則
    在山屋裡嬉戲笑鬧,一付貴公子哥樣。過了晚上9點還不能遵

    守山屋規定,一直到山友受不了叫他們安靜。這與一般貴族學校的學生有何不同。
    >>嬉鬧就是公子哥....那我以前在鄉下的孩子全都是公子哥了,作業還大牌不想
    寫。
    必須承認你教孩子學習很好,但是每個人方法不同,我不知道你小孩是自願背和
    學習還"被迫"要學習。
    而且人本不是教出聽話和聽口令乖訓的小孩,而是懂思考自發性的。

    從此,我不相信人本、森小。
    5.人本總是一堆譁眾取寵的口號,有本領的話搞間收容問題學生的學校,看看是否
    真的如人本所說的 ── 不打不罵也能化暴謔為良馴?
    或許您可以去參觀人本三重基地,我可以陪你一起去看,因為我也還沒去過,但是
    我常常聽到她們的故事。但是我曾經提出我知道的問題學生個案,詢問三重基地的
    老師,得到了很滿意的解決方案,因為我用過的確可以解決孩子的問題。
    人本我知道他們很沒本事,因為都是募款辦活動,或者您可以號召捐款一億,我想
    史英也很難拒絕辦一間收容問題學生的學校。
    三重基地就是善心人士捐給人本,而人本在那幫助弱勢需要學住的小孩。

    作給我看,不要老是專找特殊個案,已為這就是社會、教育的常態。台灣沒那麼糟
    啦。糟的是人本的宣染!!!
    >>在下好歹也在各學校流浪三年,若你認為是特殊個案...。那可能是你的認知,而
    且個案還一直爆發,老師可以暴力手段當成教育方法,太恐

    怖了。我老師在學校學的可不是用打這一套教學法耶。還有人本部協助這些受傷害
    (重傷害、性侵害)小孩,請問還有哪個社會團體願意幫他們?是你的標準低還是我
    的標準太高?
  • hef1987 於 2011/03/25 14:27 回覆

  • Bagum
  • 曾經為人本的口號、標題而心動。但深入了解與巧遇接觸後,發現人本實際上利用
    了人群的善良與信任在社會中生存。
    >>可以舉例嗎?實地怎樣"利用"?你怎麼和我認識的人本不一樣,該不是是中國仿冒
    的人本?

    試問:
    1.社會真的這麼糟嗎?
    反問:難道你認為很幸福美滿嗎?比之前政治、經濟、社會和教育環境更好?

    2.我們沒有言論自由嗎?---言論的狀況從阿扁時代到現在真的變差了嗎?沒有的
    話,阿扁時為什麼不抗議?
    520之前有言論自由,我很肯定。但是520之後沒有言論自由我更加肯定。而且媒體
    更加說謊掩護政府無能。一黨獨大、媒體偏頗、恐怖恐怖....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
    i=YiLanYouth&b=59&f=1469037199&p=0
    3.位什麼對貪腐視而不見?
    我所知道的人本朋友,一直都支持財產來源不明罪要立法,過去國民黨在也阻擋,
    執政也阻擋。
    沒有說不代表不支持,而且"我"最討厭用模糊空間賺取貪腐人民血汗錢。用公務的
    錢買內衣。

    4.當所有學校、教育團體都拒絕政治介入時,人本卻往火裡跳。?
    你確定所有學校有拒絕政治力介入?教育團題後面沒政治力推動?
    人本要求的只是基本人權,這可是出現在國小和教育部網站的,有錯嗎?
    教育部人權教育諮詢暨資源中心
    hre.pro.edu.tw
    教育部人權教育資訊網
    www.hre.edu.tw/report
  • hef1987 於 2011/03/25 14:27 回覆

  • 小東邪
  • 回應1樓的朋友


    首先,不管你看到的那群孩子是不是森小的
    我都不同意你對孩子的評價
    身為一個成人,或一位教育工作者
    如果在看到小孩嬉戲笑鬧不幫忙的時候
    心裡想的只有「小孩一付公子哥樣」,看不起小孩
    那麼就失去了協助小孩、提供教育的機會
    況且,我也不明白,小孩在山上嬉戲笑鬧,有什麼需要被糾正的?
    連爬個山你也忍不住要比較,說「孩子的表現不如山地小學原住民孩子的表現」
    要不要乾脆連攻頂的速度也排名一下呢
    看誰爬得比較賣力、比較專注、比較能吃得苦中苦?


    再來,就我的了解
    森小從來沒有帶孩子去雪山攻頂
    你所看到的那群師生並不是森小的
    還沒有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就理直氣壯的跑來扣人帽子(再強調一次,我也不認同你這帽子)
    這和媒體未審先判、司法還沒有證據就先扣押人、警方還沒有看到暴力就先鎮暴
    在根本上都是同一件事
    也難怪你渾然不覺
    我們的社會變糟,言論自由變差了


    我最後要說的是
    當人本察覺到社會有問題時
    他們總是選擇站出來行動-哪怕只是「特殊個案」
    他們也絕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假裝沒有問題
    因為他們清楚
    一位「特殊個案老師」在他全部的教師生涯中,會接觸到上千個小孩
    更不用說,我們校園中的「特殊個案」,其實並不算少


    每一個人,每一個團體,都有權利表達他對公共事務的看法
    這不叫往火裡跳,這叫公民社會
    這是任何一位成熟的公民都應該有的基本sense
    還是,你的言外之意是
    只要批評國民黨就是往火裡跳?
  • hef1987 於 2011/03/25 14: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