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玄(森林小學教師) 
歲末週,準備頒發「五不」獎:不打人、不罵人、不欺負人、不說髒話、不晚睡。 
兩個月以來,寢室裡的孩子們都很努力地記著這件事。但是,想要挑戰成功的確不容易,總是有人「破功」。不過讓人高興的是,我們這一寢室,有幾個原本愛熬夜的,這次都特別努力,能夠得到「不晚睡」獎,這相當不簡單!  
 

「你今天晚上要不要『那個』?」
頒獎日的前兩天,幾個孩子知道「五不」已經結算的消息(確定自己會得到「不晚睡」獎),當天晚上竟然馬上計畫熬夜!這不免讓身為寢室老師的我感到有些灰心:難道做了這麼多努力,到頭來都還只是為了獎品嗎? 
 

當晚還沒想到該怎麼談這件事,就只有對孩子說:「雖然今天不算了,可是如果你們現在熬夜,到時候領到那個獎不就不太光采嗎?」 
 

這番話沒有奏效。隔天早上根據別寢孩子們的反應,知道他們還是玩到很晚。 
 

這個狀況有必要和孩子們好好談談,想談的不只是睡眠的重要和干擾到別人的問題,因為過去已經談過很多次,我更想要和他們討論學校設立「五不挑戰」的用意。 
 

就寢前,小宏還故意問小翌:「你今天晚上要不要『那個』?」我知道他說的是要熬夜,就直接了當表示:「我等一下要跟你們談熬夜的事。」正巧,就在這時菁頌老師敲門進來,替隔壁寢的孩子們轉達,希望他們晚上不要再講話,會吵到人。 
 

小宏聽了抗議道:「我們已經盡量小聲了耶!」  

「什麼小聲?是不可以。」菁頌在這件事情上沒和他客氣,堅定的說。 

「是你們自己說只要小聲講話不吵到別人就沒關係的啊!」阿瑋還是不服。
  

菁頌離開之後,我強調:「昨天晚上你們的確吵到隔壁寢,我們說過,就寢時間過後就不可以聊天,因為只要一說話,會很容易不自覺地愈講愈大聲,吵到別人。」  

阿瑋有點耍賴的說:「可是我的嘴巴就是沒辦法控制啊!」 
 

「你之前都能夠做到的。」我提醒他,也繼續說:「我今天跟Apple老師說你們昨晚熬夜,她聽了就有點猶豫『這樣還要頒不晚睡獎給你們嗎?』不過因為昨天是我跟你們說『五不』已經結算的,所以,你們還是能拿獎,可是你們認為,到了頒獎的時候,那些晚上被你們吵到的人會怎麼想?」 
 

小宏哼了一聲,沒接話。  

阿瑋則擺出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樣子:「沒關係啊,那我不要那個獎就好了!」 

這時因為有人進進出出,我們暫時終止談話,一方面我也覺得自己前面的說法不夠好,畢竟事情的重點不在於別人怎麼想,也不在於有沒有拿到獎,於是,我繼續構思接下來該怎麼說。 

「五不」是希望你們更健康、更快樂!
 
 

等到寢室安定下來,大家都上床了,我才坐到孩子的床上開啟新的話題:「森小從什麼時候開始有四不、五不的啊?」 
幾個比我早來森小的孩子歪頭想了想:「上上學期開始有的吧。」 
「那幹嘛要頒這些獎啊?」這個學期剛來森小的阿瑋馬上問道。 
「是啊,我也想知道耶!」我接著說,「最一開始有四不的時候,有沒有說原因?為什麼要有這個挑戰?」 
「沒有!」小儀大聲的說。 
「是沒有講,還是講的時候你們沒有聽到?」我笑著問這幾個經常蹺課的孩子。 
「嗯,我忘了…」小儀改口。 

「那你們猜學校為什麼要設『五不』挑戰?」我試著丟出問題讓他們想。
 
「因為老師不希望我們罵髒話,」阿瑋馬上提出他的看法,「可是根本沒用,大家還不是都在講髒話!」 
我先回應他的答案:「阿瑋說設立這個挑戰是因為老師不希望學生說髒話,可是我覺得這樣只說對了一小部分耶。」 
「那還有什麼?」阿瑋問。 
「你那個說法背後代表的意思好像是『老師想要學生變成他們理想中乖乖的樣子,就設了這個獎吸引學生達到』…」 
「那不可能!」阿瑋再次表達強烈的意見。 
「沒錯,的確不可能,因為『願不願意做』最後的決定權還是在你們自己身上。而且,如果老師這麼認為的話,那想要設立的獎項可就多了:不翹課、不亂丟垃圾、不可以不洗碗、不晚起…把不希望你們做的事情通通變成『不』!」 
「嗄!不晚起喔!」經常睡得比較晚的人說。 
「對啊,」我開玩笑的說:「還可以管你不准上廁所咧!」大家聽到都笑了。

「而且,如果真的想要你們不打人、不罵人、不欺負人、不晚睡,那我們大可規定做到了的人給獎勵,然後,沒做到的人『給處罰』啊:少一個『不』就青蛙跳二十下、少兩個『不』就跳四十下,這樣大家都不敢打人、罵人,但是,我們並沒有這樣做。」
 
小宏聽到這裡馬上提供了一個「做不到就要被處罰」的例子。 

「所以,」我做了一個小結:「設立這幾個挑戰,不只是因為老師不希望你們打人、罵人、說髒話,更是因為這五件事情是真的對你們好的。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希望你們可以活得更健康、更快樂,在和人的相處上也同樣可以更健康、更快樂!」
 

 
關於「拿到獎」的事情… 

提到「快樂」,阿瑋突然若有所思:「力玄,森小是不是希望我們可以快樂?」
「當然啊!」 
「可是我覺得有了『五不』之後我反而變得不快樂耶。」阿瑋說。 
「為什麼?」 
「因為很想說髒話又不能說,很痛苦。」阿瑋很直率的表示。 
「所以,你覺得『五不』會讓你很難受,因為要忍住想做的事?」 
「對。」 
「那我猜,你是不是因為不覺得這五件事很重要,但是又想要拿獎,所以才會覺得很痛苦?」我大膽的猜測。 

阿瑋楞了一下,說:「嗯,對…」但停了一會兒又馬上改口:「欸,也不是耶,我知道那些事情是對的,可是就是很想講(髒話),但又想要得獎。」剛剛嘴上原本說「了不起就不拿獎」的阿瑋,現在終於說出真心話。
 
「所以,對你來說,『拿到獎』的吸引力比『做到那些事情』來的大囉?」我再追問。 

「其實那個獎我也沒有很喜歡,我是喜歡『得獎的感覺』,如果你只給我那個獎品,我不會覺得很高興,因為那個獎品又不怎麼樣,我是想要『得獎』。」阿瑋進一步說明。
 

「你很厲害耶!可以把自己的感覺講的那麼清楚!」我讚嘆道。
 
「就像阿瑋說的,」我接著說,「這些事情其實你心裏也覺得是對的,可是要做到又很難,這種感覺我可以理解。你們知道嗎,我大學的時候也都很晚睡,常常都弄到一兩點。」 
「你都在幹嘛?」阿瑋問道。 
「在上網啊,寫文章、看文章、聊天,一不小心就弄到很晚。我自己其實很清楚晚睡對身體不好,可是那真的是很難,常常會忍不住,想說再看一下下就好,結果,一不小心就一點了!一直到大四,自己覺得夠了,真的應該改變一下,努力下定決心,才調整到十二點以前睡。」 
「就像很多人明明知道抽菸對身體不好,還是戒不掉一樣。」阿瑋舉了一個很常見的例子。

「是啊,有些習慣真的不容易改變。人生的路上,很多問題都是得自己去面對和克服的,可是有時候真的不簡單,只靠自己的力量,得要很有毅力和決心才行。老師們也都是過來人,知道有時候自己的能量不夠,真的要改掉不好的習慣會很困難,所以,需要有人在旁邊幫忙加油,才設了『五不』。我們當然知道你們不可能只因為有獎,就為了得獎而不罵人、不打人、不晚睡,而這也不是我們的目的。我們是抱著幫你們加油的心情,希望讓你們能更有能量、朝著好的方向努力的。」
 

「五不」獎,像是鼓勵你走到終點的點心

我接著說:「可是我們能幫上什麼忙?剛剛也說了,最後做不做還是你們自己決定,所以,我們能幫的其實很有限。但是我們想,就給一點物質的獎勵表達我們的心意吧,所以,那些獎品都不是最後的重點,」我故意說:「在森小的理念裡面,物質的獎勵其實是我們很『不屑』的…」
 
「我知道,因為沒有獎之後就不會去做了!」阿瑋幫我接話。 

「你說的沒錯!」我回應阿瑋,「除此之外,我們也希望這些挑戰是讓你們有一個往前進的目標。還記得旅遊教學最後一天走十一公里回到森小的過程嗎?如果那天一路上沒有在中途補給蘋果、麵包、巧克力、牛奶、運動飲料,是不是會走得比較辛苦?」
 
「嗯,會。」阿瑋點頭。 
「走那麼長的路程的確是件不容易的事,可是我們又覺得,如果你們做到了,會是自己很珍貴的體驗,我們想要幫忙,才會在一路上提供點心幫你們加油。在這個過程中,如果你走累了、走不動了、甚至生氣不想走了,都不會被責怪,而且鼓勵你的點心也都會一直在前面等你。所以,『五不』的挑戰和獎品,其實就像是旅遊教學最後那天一路上為你們補充體力的點心、飲料,是希望能夠給你們多一點能量,朝更好的方向努力。」
花了大約半個鐘頭,和孩子們討論了『五不挑戰』的想法,時間已經不早,大家該睡了。離開寢室時,我心想:「談了這麼多,他們今天是不是就會乖乖不熬夜了呢?」這我可不敢保證,但是無論如何,晚上大家共同參與了這一場談話,無論是對我或是對孩子,一定都在腦袋瓜子裡留下了一些什麼才是。 

(原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
224期《森小故事》專題)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