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英
有一位記者暑假跑到森林小學來採訪,指明主題是「誠實教育」。負責接待的同仁開首就說:「辦壁報、演講比賽、寫作文、寫心得報告……,」記者小姐提筆就記,然後我們的同仁說:「以上的種種,我們都不做。」記者小姐傻了,問說:「為什麼?」答覆是:「因為,那些多少都有一點不誠實。」

教育部所推行的各種方案之中,惹人笑的很多,其中最好笑的,莫過「誠實教育」。聽到的人沒有不笑的,有的大笑,有的冷笑,有的偷笑,不管怎麼笑,那意思無非就是說:「誠實教育?別騙人了好不好。」

然而在森林小學,我們是「不騙人的」:我們就沒有所謂的「誠實教育」。這就好像人們可以賣熱食、速食、自然食或其他亂七八糟的食物,但從沒有聽說過有賣「可吃食物」的,既然是食物哪有不是給人吃的呢?

教育,本來就是「追求」、「澄清」事實真相的過程,這當然也包括著追求客觀世界的真相,和澄清人自己內在的真實在內。認識、接納、承擔,並表現這些真實,就當然是一般意義的「誠實」;我們真的很難想像會在一種以誠實命名的教育,好像還有不誠實的教育似的。

「偷柚子」教案
暑假森小的某一天下午,在孩子們的自由時間,一個不留神,就有好多孩子手上拿了好多柚子回來,不用說,那個平常不住在這兒的鄰居倒了楣。事後,我們在每一個寢室的小組座談裡,仔細地為孩子們解說了「私有財產」的觀念,隔日的全校生活會上,討論了一封由老師起草的信,在信裡面,大人小孩共同表示了「偷柚子」的歉意、願意賠償(老師們決定由學校出錢)的誠意、想和鄰居交朋友的心意,還告訴我們那位未曾謀面的朋友,我們並不因此處罰任何一個人,也呼籲他不要因此喪失了對人的信心。

所有摘過柚子的孩子都爭著來在信上簽名,沒有一個想逃避,讚他們的臉上,都閃耀著一種自信、自尊、快樂、滿足的光輝!

誠實是一種能力:它是認識和分辨真實的能力(要能區分野生和種植的柚子,要明白尊重私有財產在我們這個時代和社會裡的意義);它是發展成熟人格的能力(要能如實地面對自己的私慾,要認真理清它在自己內心世界裡的動力方向);它是解決困境的能力(當主人不在的時候,要能想出辦法彌補已經發生的「偷摘」錯誤);它是承擔後果的能力(柚子既已摘下,就得賠償,但孩子們沒有經濟能力,所以由學校來承擔,這也表示孩子不是孤獨的,群體就是力量);它也正是「愛和信心」的能力(要能真正地寬容犯錯的人,並對他永遠有信心,這是那些沒有摘柚子的孩子和柚子的主人所必須學的。)

誠實是一種能力,正如人的其他的能力一樣,是有待發展的;教育,就是促成這種能力的發展,無論是在知識上,或是在感情與道德上。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華盛頓與櫻桃樹、放羊的孩子與狼,這些故事都對人的「誠實的能力」沒有幫助,前者指出了誠實的獎賞,後者指出了不誠實的懲罰,一則利誘,一則威逼,卻都沒有提供事實的真相,現實世界裡所呈現的反面教材,還更真實一些呢!

從某個層次上來看,我們之中的大多數人,並沒有體驗過「誠實」所帶來的那種「理直氣壯、腳踏實地、實實在在、安安穩穩地活著」的喜樂。

註:原載於《從森林小徑到椰林大道》,天下文化出版。初刊於人本教育札記39期論壇。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