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青少年基地:生命教育教案
◎江思妤(三重青少年基地館長)

二○○八年秋天,中國的貓熊確定要在年底送到台灣的台北市立木柵動物園,對於要不要接受貓熊,社會上一直有不同的聲音,就保育的立場,有贊成也有反對,就國家意識與外交,也有完全相反的主張。

基地的孩子們在閒聊時,也出現許多不同的意見。有人說貓熊好可愛,真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也有人說,貓熊被這樣送來送去,真可憐。雖然孩子們只是直接的說出觀感,但「好可愛」與「真可憐」,這樣的天差地北,其中的矛盾,需要一個看待的方法,讓人可以跳脫自己的感受,對事情有全面性的思考。

幾乎每個人在兒童時期都去過動物園,可是很少人注意到動物在園裡實際生活的狀況。而動物園是否應該存在,過去的爭議不大,但近二十年來,由於西方文化界對於動物權的熱烈討論,大家才注意到其中的問題。

於是,三重基地決定利用一個月的時間,在週六開伙時,進行有關人與動物以及動物園的開講,並且實際到動物園進行特別課。


第一週:彙整疑問

第一週開講,由思慧主持,延續貓熊的熱門話題,問孩子們贊不贊成牠們來台灣?

思慧才問完,孩子們就七嘴八舌的發表意見。有人說貓熊很可愛;有人問,貓熊來台灣要不要花錢?有人說,要是我,我才不喜歡被送來送去;也有人說,無尾熊都來了,為什麼貓熊不要來?對時局比較關心的孩子說,這個跟政治有關;還有人說,我們要保護瀕臨絕種的動物…
我們看孩子們討論的那麼熱烈,就負責提供各式各樣的資訊,像是,貓熊來台灣要不要花錢?養二隻貓熊一年需要花多錢?什麼是瀕臨絕種的動物?除了貓熊外,台灣還有哪些瀕臨絕種的動物等等。有意思的是,我們提供越多資訊,孩子們的問題就越多,對於即將來台灣的中國特有瀕臨絕種動物—貓熊,孩子們有許多的好奇與疑問。一方面因為時間有限,另一方面由於許多議題需要更深入的討論,我們先整合孩子們的問題與主張,並且請大家有空時也找人談一談。
這次開講,就在孩子們各式各樣的想法裡結束。


第二週:介紹動物實驗

第二週的開講時間,柏陵把議題拉遠,講幾個動物實驗的故事。

柏陵問孩子,用在人身上的東西,怎麼知道不會傷害人的身體?孩子們很快就發現,因為做過實驗。但不能拿人來實驗啊?孩子們回答,用動物實驗!這時,那些平常會說小動物很可愛的孩子,也露出非常理所當然的表情。於是,我們直接說,化妝品公司很喜歡用小白兔測試化妝品保養品與清潔用品,請孩子們猜為什麼?

孩子們當然猜不到!於是我們仔細敘述小白兔眼睛不會分泌淚液,不會稀釋化學物品,所以,實驗室把要測試的化妝品,直接點在小白兔的眼睛裡,就可以清楚看到化妝品的刺激性。孩子們很快就發現問題,有人說,小白兔不會乖乖被點東西吧?於是,我們又敘述了實驗裝備,包括如何固定住小白兔的頭,如何強迫小白兔張開眼睛等。孩子們聽到後來,面色都非常凝重,忍不住問我們,所有的化妝品、清潔用品(沐浴乳、洗髮精等)都是這樣嗎?

我們趕快補充,有一些化妝品公司,就以不做動物實驗為產品特色,同時,我們也把網路上找到,有動物實驗以及沒有動物實驗的廠商,唸給孩子們聽。

孩子們發現,真的有不做動物實驗的產品,開始急切的詢問自己使用的清潔用品有沒有用動物進行實驗。這次開講,就在此起彼落的詢問聲中結束。


第三週:動物園,也曾展示過人…

第三週,由我跟孩子們談動物園的歷史:自古以來,動物園都是君王們用來彰顯財富的,一直到十九世紀後半,才誕生第一個對人民開放的動物園。動物園裡除了動物外,還曾經展覽過人:在紐約的動物園以及巴黎的世界博覽會上,都曾經把人放在籠子裡,紐約動物園把非洲矮人放在猿猴與黑猩猩之間,以說明人是由猴子演變過來的;而巴黎世界博覽會時,把整個肯亞的部落搬到動物園裡,展示部落的生活。

孩子們聽到動物園裡曾經展示過人,驚訝的程度,不下於知道小白兔的動物實驗。有孩子反應很快,馬上問:如果我們現在取消所有的動物園,那些在動物園的動物怎麼辦?

關於人可不可以收藏、展示其它的生命/動物,這個複雜而深刻的議題,我決定先留給孩子們自己去消化與選擇。

但,已經有人開始試著回應「動物園怎麼辦?」這個問題了,所以我就補充,動物保護團體對現代動物園的主張—負圈養(越養越少)、收容受傷的野生動物、成為野生動物的中途之家或庇護所。

另外,我們也跟孩子們介紹英國愛丁堡動物園的作法:愛丁堡動物園裡只有一隻大象,是石頭雕的,在石雕象前有一個說明文:「大象是智慧很高的社群動物。在野外,母象跟下一代緊密生活在一起,小公象在成熟期會離開母群,成年公象會在母象發情時,和象群結伴為伍。愛丁堡動物園根本不可能提供那樣的環境條件,因此我們決定不圈養大象。」 ……待續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 239期
創作者介紹

人本教育學院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