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青少年基地:生命教育教案
◎江思妤(三重青少年基地館長)

第四週:孩子一面倒的反對動物園

第四週,就是論壇了,經過三個星期開講的洗禮,孩子們一個個義正辭嚴,一面倒的反對動物園,我們也就認真提出贊成動物園的人的主張,和孩子們就保育、教育等議題針鋒相對。


我們說,很多動物在野外沒有辦法生存,只有靠動物園才能復育;孩子們說,那你養活了就該放回去。我們說,大自然被破壞,動物沒有生存的空間,在動物園裡,才可以得到妥善的照顧;孩子們說,那應該同時去做大自然的復育的工作。我們說,現在人都活動水泥牆裡,只能從電視認識動物,去動物園,他才可以看到、聽到、摸到、聞到;孩子們說,本來一輩都看不到的東西,為什麼一定要看到?我們也只能從電視上看到明星啊,可以叫明星給我們摸摸看嗎?我們說,很多極地動物環境受到人為破壞,認識極地動物,人們才會想保育他們;孩子們說:既然可以在動物園裡養北極熊,那又何必保護北極呢?你不放動物回家,保育他們的家又有什麼意義…

以前,都是我們用盡各種方法,來捍衛我們所以為的、好的價值,像是,人不可以打人。這是第一次,孩子們那麼認真的,捍衛他們所發現的價值—人不可以以一己之私,佔有另一個動物/生命。我們越認真和孩子們對立,就越覺得孩子們高貴。但高貴的情操,也可能只是短暫的激情。於是,我們決定帶孩子們實際走一趟動物園,瞭解動物園實際的運作,以及動物園裡動物生活的真實樣貌。

親身走訪動物園

我們利用了動物社會研究會所研發的《動物福利評鑑手冊》,讓孩子們在參觀動物園的同時,進行評鑑。評鑑的項目,簡單來說就是觀察動物的外表有沒有受傷,有沒有什麼特殊的行為,以及動物園提供的環境和標示上所說的動物的習性與需要,一不一致。

下面,是孩子們和大人的記錄:

◆ 有一隻大犀牛,跟大象差不多一樣大的犀牛,自己一個人,住在一個大小約十坪的空間,沒有水,身邊有他自己的糞便,他一直站著,不會移動,偶爾把腳提起來。

◆ 金剛,兩隻,其中一隻坐著,沒多久就嘆氣一次,很明顯的嘆氣,就只是坐著嘆氣…

◆ 棕熊,超大一隻,躲在最裡面的洞裡,來回的走動,不斷的走動,中間有探頭出來一下下,又立刻回去來回走動,這跟在動物頻道看到的棕熊差太多了,牌子上說棕熊會抓鮪魚,動物園卻給棕熊一池錦鯉,不知道棕熊吃不吃錦鯉?

◆ 公獅、母獅、小獅子,各自坐在一方,空間大約二十坪大,我們覺得獅子看起來好可憐,眼睛看起來都是下垂的。身旁的爸爸媽媽卻興奮的叫自己的小孩來看動物,小孩問說:獅子怎麼都不動,所有的爸媽,一致性的回答:因為他們吃飽了在休息啊!

◆ 有一隻食蟹在兩個定點來回快速的走動,旁邊小孩說:媽媽,他怎麼一直這樣走來走去,他是不是瘋了。媽媽說:不是啦,他是因為貼心,想要走來走去給大家看阿!(真是一大謊言啊!)

◆ 有一隻馬來熊一直在類似門的地方來回走動,越走越快。(關心一下,好嗎?)

◆ 高度太低,印度大犀鳥不能飛。

◆ 有點優養化的水池,黑天鵝能游泳嗎?(動物也需要乾淨,好嗎?)

◆ 猴子擅長爬樹,須要爬樹,而樹卻用鐵網圍住。

◆ 牌子上明明寫著不是鴕鳥,遊客的爸爸卻說:你看那隻鴕鳥好肥(沒人告訴孩子那不是鴕鳥嗎?)

◆ 獅子看起來很無奈,金剛在嘆氣,灰狼看不到,企鵝直立站著,棕熊非常無聊。

◆ 在馬來貘這區同時也養了天鵝和兩隻長臂猿,就看到一大家子中,不知道是誰丟出麵包吐司之類的給長臂猿搶食,一邊還開心的大笑,我前方正在拍照的一對遊客,甲:「這裡不是不能餵食嗎?」乙:「你別管這麼多!」這時珮筠已經一個箭步衝上去,對那家庭說:「請你們別丟東西給猴子吃好嗎?」那家庭後來也嬉笑的離開。

◆ 猿猴以及花豹的展示區後面,還有大鐵籠,裡頭也有同樣的動物,但是,是被關在大籠子裡的,猜想它們是輪流被放出來給遊客看,「給遊客看」,好像是叫動物去上班一樣…

◆ 傍晚四點半左右,幾乎後來看到的動物,都會在工作人員進出的門口踱步徘徊不停,在等待食物的樣子,尤其是馬來熊和亞洲虎以及亞洲象最明顯,在動物園的動物已經習慣人類的圈養了,而喪失主動覓食能力。

◆ 每到一個區,孩子就會先去看動物的介紹,然後檢視環境與動物的習性符不符合牌子上頭說的,像是孟加拉虎擅長游泳、跳水,結果小孩看到一小灘水池,就說,怎麼游啊!更不用說跳水!

◆ 有個小孩在長臂猿區看了一下子,就說:長臂猿不是很會在樹上盪來盪去嗎?這些樹他要怎麼盪?(現場大約有四棵矮矮的假樹,攀著一些繩子當樹藤。)這時,有隻長臂猿坐在高高的岩石上望著遠方發呆,有另外一隻像是應觀眾要求般,在那四棵樹間卡卡的盪了一下,每盪一次,就轉頭看觀眾們的反應,感覺真的很像在表演。

◆ 還有孩子很認真的算了一分鐘,然後轉頭對我們說:牠已經這樣一分鐘了,記下來。

◆ 看到那些來回行走的動物,很焦慮的樣子,小孩都受不了,不是很生氣就是沒有辦法再看下去。

◆ 孩子們此起彼落的喊著:好可憐喔!跟周圍此起彼落的「好可愛阿!」相較,真是有夠格格不入。

◆ 雖然有分溫帶動物區、熱帶非洲沙漠區等,但實際走進去,也感受不太出來有溫帶或是熱帶的感覺,不只是在外觀,或是園區的佈置,溫度也感受不太出來。

◆ 我們這組後來也看到蒙古野馬,牌子上寫著全世界剩下的蒙古野馬已經很少,中國和蒙古都已經立法保育,也寫著某個動物園(好像是捷克)人工復育繁殖成功,讓蒙古野馬可以回到蒙古草原裡奔馳,小孩就問我們說,那為什麼這些野馬不讓他們回去,如果也成功的繁殖了,為什麼不讓他們回去奔馳?

◆ 看到好多猴子的屁股紅紅爛爛腫腫的,不知道是受傷潰爛,還是自然現象,也很多小孩和家長發現,大家都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 如果說小孩愛動物園,那真的大人也影響很多,我看到很多小朋友,尤其小小孩(幼稚園或是低年級那種),根本也沒認識幾個動物,每到一個展場都是大人比小孩興奮,小孩沒吵著要看,大人也一定會硬是抱他去看,甚至有小孩還蠻怕動物的,我看到好幾個小孩被動物嚇到(可能他們被嚇到的同時也嚇到了動物),倒是大人會在一旁不停的說,你看,這羚羊很漂亮啊!

◆ 小時候,動物園就在兒童樂園旁邊,去動物園就是要去兒童樂園,動物園也是玩樂的一部分。現在,動物園雖然沒有在兒童樂園旁了,設施看起來好像有比較好,比較有設計過的感覺,但依然是充滿了遊樂的氣息,熱鬧的活動,氣球、麥當勞、熱狗、爆米花(我一出捷運看到動物園,就突然有種應該要吃爆米花的感覺。)

◆ 一趟動物園之旅下來,覺得我們這一群人跟其他遊客真是格格不入!

◆ 台北市最大的謊言,就是動物園! 那一天從動物園回來,孩子們一個個累癱了,我猜,並不因為舟車勞頓,而是因為:去看那麼多動物受苦,任誰都會受不了! * 有關動園物議題的相關訊息、或需下載「動物園哺乳類動物福利評鑑手冊」,可參見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網站

 

 

◎本文出自人本教育札記 239期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其實,大多數的人類都有愛心,只是不知道如何幫助這些動物。民眾是需要教育的,集合多數人的聲音才有力量,才看得見改變。剛剛搜尋"反對動物園"的圖案,覺得如果有一個標誌,如以貼紙的方式出現在生活中,讓支持的人站出來,讓大家看見,才有反省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