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2011/11/23            講師:森小校長/朱台翔(朱朱)

朱朱的上一堂課是「重建自我圖像」,課堂裡談到這整個社會彷彿是「有系統的在瓦解一個人的信心」,於是我們總是對自己不滿意,總是用張牙舞爪的方式來掩飾自己的不安,我們不太會生活,也不太會與人相處,或者,回到家後,總有種不踏實的空虛。

朱朱說,那就重建自我圖像吧,把那些過去的,從小到大累積在身上的傷口,都慢慢的清除吧。你可以寫下來,或者對著錄音機咕嚕咕嚕的說,說一次不夠,說兩次,說兩次不夠,說三次,慢慢的,透過一次一次的說與寫,與聽自己與閱讀自己,那一切會慢慢的,慢慢的沈澱下來。

但記得,請對著錄音機說,以免對著別人說,除了增加「被指導的機會」之外,也徒增八卦的空間。

今天的課,朱朱說:上回講得很重要,是消極面的,今天,我們講積極面的。
如何成為自己的主人?如何作一個快樂的老師?(一個快樂的人)
如何成為「想什麼,就可以說出來;說出來,就可以作得到」的人

最重要的是,願意「承諾」。
願意多一些承諾(即使是小小的事)給自己,也為別人。

承諾什麼呢?
朱朱用自己的故事來舉例,她說,對自己的家人,她有四個承諾
‧絕對不在娘家說婆家的不好(反過來也是)。
‧絕對不在任何人(包括孩子的爸爸)面前說孩子的不是。
‧絕對不在孩子面前說他的女友/妻子的不是。
‧絕對不對孩子/孫子說命令句。

大家會想:哇,難道看到小孩的錯,要假裝沒看到嗎?
當然不是,孩子有錯,我們好好的跟他講,教導他,但沒必要去拉攏另一個大人,一起數落孩子的不是。

大家又想:但人總有好惡,不喜歡孩子的女友,難道不能說幾句?或者,婆婆就是待我不好,難道不能跟最親愛的媽媽訴苦?這也未免太難,怎麼作的到哇!
但朱朱說,有點神奇的是,當下定決心要給自己這樣的承諾時,她忽然都看不見那些「不好」了。意思是,本來每個人就都有自己的優缺點,會有讓人喜歡/不喜歡的地方,而一旦了這個承諾,就不會下意識的一直要去找對方的缺點,來證明自己的抱怨是有道理的,若花很多時間、力氣去想、去感受別人對自己的「不好」「不是」,花很多時間經歷這些負面的感受,對自己就是一個傷害。

所以,盡量,不要說負面的話,不要做負面的事,更進一步的是,不要有負面的念頭,讓這些東西越來越少,越來越不影響自己、不影響別人,就會過得更好,更自在。

承諾之後,是全力以赴。
我們總是習慣「答應別人的就要做到」,那麼,答應自己的呢?
要對自己好,要過簡單的生活,動多一點,吃少一點。
朱朱講起自己連替森小孩子煮每年旅遊教學例行的「朱朱大餐」,都挖空心思,費盡力氣的故事,她日也想,夜也想,甚至,有兩道菜,是作夢時想到的哩!朱朱一邊講,一邊笑著。

就是小事,也要全力以赴,事前作足了準備,事後,不要花任何力氣懊悔。

這樣一點一點累積對自己的小小承諾、全力以赴,累積信心、勇氣,慢慢的就會稀釋掉過去的傷口。

但,努力歸努力,也不要太計較,不要逼自己要十全十美。
奧修得書裡曾提到「所有的痛苦都來自於認同」,這個認同,指的就是「非得怎樣不可」的心情,所以,真的盡力了,該放過自己時,就放過自己吧。

﹏﹏﹏﹏﹏﹏﹏﹏﹏﹏﹏﹏﹏﹏﹏﹏﹏﹏﹏﹏﹏﹏﹏﹏﹏﹏﹏﹏﹏﹏﹏﹏﹏﹏﹏﹏﹏﹏﹏﹏﹏﹏﹏﹏﹏﹏﹏﹏﹏﹏

這堂課,朱朱也和我們談了一點點,如何對待過動的、亞斯柏格的孩子。
談到科學家蘇珊坎培爾的研究,他針對46個二歲半有過動態的孩子作四年的追蹤,發現其中有23個孩子,在6歲半時已經沒有過動的現象,再針對這些孩子的家庭狀況作分析,發現這些家庭有兩個共同的因子:夫妻之間沒有敵意,媽媽對孩子無條件的包容與接納的。
因此,他認為即便是先天基因決定的過動,都是可以依照教養的態度而變好,或惡化,只要有兩年好好的被對待,往往他們令一般人困擾的的行為都會消失,而留下過動孩子本來舊有的那些美好的特質:聰明、熱情、善良、有勇氣。
而這一類的孩子,會需要更多的鼓勵,「正向」的句子(例如把「不要跑」代換成「慢慢走」)和結構化的教育。舉例來說,孩子要離開寢室上廁所與打電話,但很容易東摸西摸就沒回來,我們可以協助他將步驟拆解為:1.上廁所 2.打電話 3.回寢室。這樣明確的拆解,對孩子是很有幫助的。

朱朱也在兩小時的課堂裡,以許多許多的故事串連,順帶談了寫作文的方法、教學者如何使用自己的聲音、如何把課講得清楚、如何好好對待自己身邊的人,如何讓自己活得更好,更自在...那就留待有機會,再跟大家說說。

 

*「森小系列課程」課堂小小筆記於2011.11.23

創作者介紹

人本教育學院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