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森小教師)

走廊上阿珽遠遠的向我走來,淡淡的、卻凝重的說:「小河,你有事做了。」手上正忙著社團活動的我,聽完心裡偷笑著:「有事做?我平常看來很閒嗎?」看著我眼中含笑,阿珽再次鄭重的說:「小河,你真的有事要忙了,我的相機電池不見了。」

天啊!相機電池不見了!這些天,阿珽大剌剌的把相機放在教室桌上,我心底還讚嘆著,孩子們真好,竟然沒人拿來把玩呢!沒想到相機電池,不知何時不翼而飛了!

 

幫助孩子思考事件,而不是感覺人人都是嫌疑犯。

問阿珽,「什麼時候發現不見的?」

阿珽說,相機一直放在教室裡,下午他邀君仔進教室玩,君仔順手拿起相機,按著開關說:「怎麼沒電?」打開電池蓋子,裡頭是空的。阿珽非常懷疑是小魚拿了,因為下午小魚一直在教室,而且這傢伙酷愛蒐集電池,是全班皆知的。

先請阿珽再仔細的找一次寢室和教室座位,萬一冤枉了任何人,不好意思呢。阿珽說,寢室找過了,不可能掉在教室,因為整台相機就在教室,而且非常確定電池就在相機裡。

我先試著問阿珽的好哥兒們,看能不能打聽一些蛛絲馬跡。兩個孩子聽了都面色凝重的簡短回答「我不知道」、「不是我」。再私下問小魚,小魚眼神一閃,有點緊張的說:「不知道,我沒有拿。我就說,教室應該裝監視器呀!」

孩子們被詢問時都有點緊張,似乎被問到這問題,就被影射有嫌疑似的。是誰讓氣氛變得緊張?那搖搖欲墜的信任感,是我想要的嗎?我在心底低語著。

我轉而請老師們幫忙留意,有沒有孩子拿電池出來玩。受到阿珽表達懷疑和小魚剛才眼神閃爍的影響,讓我心底斟酌著,要不要打電話給小魚的爸媽?因為今晚小魚要回家,可以請爸媽幫忙留意他有沒有拿電池出來玩。

但,心底同時強烈地冒出另一個聲音:「即便只是暗中觀察,這對小魚公平嗎?儘管小魚可能不知道被大人『暗中觀察』了,但憑著主觀印象和孩子的表情就合理化我的懷疑,對小魚和爸媽來說,也會是強烈的不信任和打擊!」思量後,決定先按下阿珽和我的主觀懷疑,用更細緻、更公平公開的方式來處理這件事。

第二天是校外教學,沒有機會跟孩子們一起談,只得在聯絡簿上如實告訴阿珽爸媽,相機電池不見了。另外,跟阿珽說,下星期鐵定再幫忙找,結果可能找得到、也可能找不到。但無論如何,以後有重要的東西,請孩子務必收起來,因為好玩的東西放在公開場所,多麼誘惑人呀!阿珽靜靜的聽著,點點頭。

星期一聯絡簿上,阿珽爸爸寫來幾行字,大意是:沒有了電池,相機就變成廢物。這不是遺失,而是偷竊事件,請老師幫忙處理。

孩子們對「偷竊」這詞的感覺是什麼?我斟酌著,怎麼跟孩子們談,讓孩子們可以穩穩的思考這件事,而不是感覺人人都是嫌疑犯、或是要抓出小偷。

 

分享與猜想,當事人有什麼感覺?

這天我在課堂上提起阿珽掉電池的事,所有孩子們的第一個反應又是:「不是我!」全班的情緒都緊張起來。兩三個孩子大聲喊著:「要裝監視器啦!」

這些孩子們竟然如此輕易就要交出自己的隱私權和自由,是誰教孩子這個的?(哈!我在心底自問自答:「不是我!」)

看著眼前才小三的孩子們,我慢慢地說,當一個地方充滿監視器,感覺會像把人人當成嫌疑犯,對人不信任。小魚大聲的喊著:「我家大樓裡就都是監視器呀!」我微笑的看著他,嘆了一口氣:「唉!是呀!」小魚看著我,突然想通了什麼,也微笑著,安靜了下來。

請阿珽再仔細說一次電池不見和尋找的過程、電池的模樣。阿珽很仔細的描述,最後補充,爸爸昨天還說:「如果還是找不到,就算了」。

當著全班孩子們的面,我先鄭重表達對阿珽和爸爸的感謝與敬意。接著,我邊演邊說起:「我猜,阿珽爸爸有兩種心情。一種心情是『好多錢買的相機竟然要變成廢物了!』另一種心情是『唉,既然找不到,沒辦法啊,算了...但是,要是可以找到該有多好呀!』」

我也補充自己的感覺,「覺得教室好不安全喔,不能放東西了。」安全感和信任感,是這學期一直談著的,孩子們都知道馬斯洛金字塔的基座,是「生理需求」和「安全感」。孩子們專注的聽我說著,阿珽爸爸和我的感覺。

慢慢地談,也說起我小時候的故事。三四歲時,有一次看見姊姊的著色本,好喜歡啊,就藏到衣櫃裡了,三四歲還不知道「小偷」這詞,卻知道「很想要、拿了藏起來、而且絕對不能說出來」。後來的某一天,被發現著色本就藏衣櫃裡,姊姊指著我說:「偷東西!」小娃我當場哇哇大哭。

請孩子們猜,我當時哭什麼?

孩子們說「被發現了」、「很想要」、「害怕被知道」、「著色本要被拿回去了」、「被說是小偷」。真是敏銳的一群小寶貝呢,通通都猜對了,當時我的哭聲裡包藏著好複雜的心情!雖然才只是三四歲。

對孩子們說,我直到今天都記得清清楚楚呢,回想起來,小小的我就是非常非常想要、想藏起來,但藏了有心理壓力!

孩子們聽得安安靜靜的。問孩子們有沒有類似經驗?幾個孩子說有,請孩子們談談看,他們不好意思的笑著,搖搖頭。

也請孩子們幫忙猜猜看,那拿了電池的某人想著什麼?孩子們說「好玩」、「一時很想玩」、「故意要讓阿珽找不到」......我附和說:「對呀,說不定阿珽不知怎的惹他生氣了,他才做這件事。」

 

等待,孩子安心主動的想清楚說明白......

談到這裡,大家彼此間的氣氛變得很輕鬆。我補充說明,沒有電池的相機,真的是廢物一台,一萬多塊的相機,變廢物多可惜!請知道電池下落的孩子拿給阿珽、或放回阿珽的位置,也可以拿給我。

再次請每個人幫忙找找各自的座位,沒有人再說「不是我」或「不關我的事」這類想撇清的話。孩子們很認真的想幫忙,也不再有人說要裝監視器。一位孩子建議,可以在生活會上,請全校都來幫忙找找看,班上瀰漫著熱絡的、安心的氣氛。

放學前,我問大家找的情況?一個孩子突然說:「我來幫阿珽找,說不定在他的箱子裡。」不到十秒鐘,真的找到了!

腦海裡閃過無數個念頭,瞬間膨脹的好奇心驅動嘴巴問著:「怎麼知道要找那裡?」孩子糊糊地說:「就想說可能在阿珽自己的箱子裡。」再追問,他含混答著:「看到有人在教室走來走去。」

心底直呼,老天保佑!還好我沒有就著熱愛電池的小魚窮追猛問,那真是太冤枉人了。也許是找到的孩子丟的、也許他看見別人丟卻不想說出來好多好多的可能,不知是哪個。琢磨著後續怎麼談,讓孩子能安心主動的想清楚、說明白,而不是被脅迫害怕的逃避、掩藏。

相機的電池找回來了,那拿走它的人呢?有人也許會問:「真相大白了嗎?」也許是一天、十天、三個月或更久,我想著,也許直到有一天,長大的孩子回學校來,笑著談起「當年啊,其實是......」也或許,下回誰的什麼東西再不見時,我們再來談談這個。

 

◎原文出自258期人本教育札記。
◎本文歡迎轉載,但請註明作者與出處,謝謝您!

創作者介紹

人本教育學院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