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喬蘭/人本教育基金會執行長

File:History class in Da Ji Junior High School 2006-12-1.jpg  一個朋友說他決定不繼續教育實習,也就無法成為老師了。

  因為合作過,所以覺得朋友不當老師實在可惜。我勸他,體制內再怎麼孤單,想著孩子,通常就可以有堅持理想的勇氣呀!

  朋友說,他真的完成不了。不是小孩不好管教,而是整天聽老師罵小孩,大聲吆喝、威脅,太多的負面語言,讓他聽著就難過,又不知道該怎麼勸阻;他只是個「實習的」,不能改變什麼,才待了一個多月就投降了。

  「就算老師罵的是別人,但自己都覺得被凶到,而且沒有一天停過。」因此,他決定放棄實習,打算到體制外去努力。「我覺得有點對不起那些孩子,因為我還可以逃掉,但他們是受義務教育的,非得在那教室不可。唉,我好像背叛了小孩呀。」

  朋友想,他沒勇氣跟那位老師說實話,總要跟自己的指導教授說明白,也許,還可以幫那些學生一點忙。於是,他向指導教授描述了教室裡的情形,也說明自己不想待在那樣的教室裡;沒想到指導教授很不能諒解,「是你挫折忍受度太低了。」教授覺得有問題的是朋友,而不是說負面語言的老師。「如果你不能忍受,你得要去看心理醫生,了解一下,為什麼你會這樣。」

  不只朋友很驚訝,我們也都目瞪口呆。

  二十五萬人上街頭要求軍隊改善陋習,而老師的老師卻仍然把教室裡的負面語言當成挫折忍受度的訓練?甚至,將麻木跟挫折忍受度搞混了。長期生活在負面環境下,又不能逃跑的,通常只能讓自己麻木,然而,這是我們該要訓練學生具備的生存方式嗎?

  人本教育基金會二○一二年的校園問卷報告顯示,有近四成的國小生表示,老師會辱罵人。任何一個人都會說:「這必須改善。」事實上,罵學生的教師通常都充滿挫折感,卻沒有支援系統可以協助他。師資培育機構責無旁貸,老師的老師也必須要對負面語言有感,才能協助現場教師正向管教。


註1:原文刊載於2013/09/29國語日報兒童網 http://www.mdnkids.com.tw/speak/detail.asp?sn=5569。標題為報社修改,這邊改回作者原訂之標題。

註2:圖片取自wiki圖庫http://zh.wikipedia.org/wiki/File:History_class_in_Da_Ji_Junior_High_School_2006-12-1.jpg  與文章中提及之人物無關。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