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淑真

莫那魯道的故事是台灣史的重要課題,其中包含著:帝國主義下的日本對台灣政策、殖民與被殖民的心態、日本和原住民的文化衝突等重大議題,不過,怎麼跟孩子們談呢?

強調戰爭畫面是一種簡單的方式。對這群在太平盛世出生的小寶貝,戰爭總是充滿吸引力,但也很容易就淪為電動遊戲或卡通畫面裡,充滿聲光刺激、殺來殺去的淺薄想像。想談論文化衝突,對缺少背景知識的小學生又有一種難。到底該怎麼進行?

森小人文課老師們一起腦力激盪後,針對全校低中高年級的孩子們,共同設計了以下課程。本文中記錄的,是二年級孩子們的回應。

 

思考,從為問題找答案開始

 

一開始,先在白板上寫下「賽德克.巴萊」幾個大字。問孩子們這些字是什麼意思?有些孩子立即聯想起「莫那魯道」,也有孩子努力回想著,「就是那個什麼地方想不起來」,但依稀知道是「有戰爭」的故事。

但,「賽德克.巴萊」是莫那魯道的另一個名字嗎?孩子們紛紛搖頭,卻也說不清。

接著,發下一段台灣史書裡的文字:

 

一九三年十月二十七日早上,在霧社公學校正為學藝會、展覽會及運動會舉行開幕典禮。賽德克族馬赫坡社的頭目莫那魯道率領馬赫坡、洛羅富、荷歌、司庫、波阿倫、塔羅灣六社族人,早已神不知鬼不覺地埋伏周圍,以升旗時唱國歌為暗號、衝進會場,共一三四名日人被殺,震驚全世界。

日人立刻從各地派軍鎮壓霧社,動用軍隊、警察、軍伕、親日原住民超過五千人。起義軍中斷對外交通,並搶得日人武器,準備進行殊死戰,前後歷時兩個月。起事的壯丁一二三六人,最後六四四人死亡。莫那魯道見大勢已去,先擊斃家人,然後潛入深山自殺。

昭和六年(一九三年)一月十六日台灣總督石塚英藏因霧社事件引咎辭職。

 

請孩子們從短文中找出「人、事、時、地」等線索,孩子們找出了「一九三年」、「霧社」、「賽德克族」、「莫那魯道」、「運動會」、「一三四名日人被殺」、「賽德克死了六四四人」、「自殺」等基本詞彙。

有孩子說:「啊對了」開始在腦袋裡拼湊出印象中的故事。先讓孩子們七嘴八舌盡可能地說,再簡單把霧社事件的故事經過說一遍,這時不管是聽過、沒聽過故事的孩子們,都好專注地對照腦袋裡的故事和老師說的版本。

針對低年級的孩子們,講解時除了運用繪本,還有一些歷史場景照片。我特別描述了莫那魯道的身高、個性,以及賽德克人和日本人眼中的莫那;日本人管理賽德克人的方式、賽德克族人的心情,以及,當莫那死後屍體被發現時,日本人的處置方式「公開展示」。請孩子們猜猜看,為什麼日本人要公開展示他的遺骸?

孩子們說,「因為害怕」、「要大家聽話」、「讓人知道他死掉,不敢反抗」。從孩子們的回應,我感覺到那思考的鑰匙轉動了。

待孩子們基本知識齊備些,再經營更深的討論。先播放魏德聖導演的︻賽德克.巴萊︼五分鐘片段,討論:

看雙方實力,哪邊比較強?

莫那魯道在戰前知不知道日本的實力很強?

孩子們一眼就看出「日本人好強喔」,而且也猜出「莫那魯道應該知道日本很強」。這時,再補充說明,日本人曾經邀請莫那魯道等部落頭目參觀日本東京、大阪、神戶幾個大城市的軍事基地和軍港,再請孩子們猜猜看:

日本人為什麼願意花機票、大費周章地辦團,邀請頭目們去日本玩?(這是旅行觀光團嗎?)

猜猜看頭目們參訪後的感想。(也補充說明莫那魯道的感想)

孩子們很快說出,「是要他們知道日本人很厲害」、「要讓他們不敢反抗」。

接著,再拋出重要問題:「當你知道對方很強,跟他打仗可能、或一定會死,你還想跟他打仗嗎?」

多數孩子們紛紛搖頭說:「不會!」少數孩子鬧喊著:「跟他拼了!」

我忍不住笑,跟著問:「莫那魯道身為頭目,早就知道打不過日本人,怎麼不保護全族的生命,還領著大家去尋死?」我強調,「這不是他個人的問題耶,是會被『滅亡』、『殺光光』的」。更何況莫那魯道都已經忍二十年了,幹嘛不再忍?

孩子們沉默了,氣氛變得嚴肅,一會兒猜著,「因為忍不下去了」、「忍還是會一直被欺負」、「寧願死」。

 

猜想之後,再回頭看:事件如何被記錄?

 

看著孩子們想了好多,提供不同書籍裡對於霧社事件的幾種詮釋方向,請孩子們找答案。低年級孩子們需要老師講解。

我們選了三種角度及詮釋:邱若龍先生的《霧社事件》漫畫,談到「不要讓日本人看不起我們賽德克族人」、「不想苟且偷生」、「你不讓我活,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等內在心情;魏德聖、嚴云農重編的電影劇本小說,更重視賽德克人「彩虹橋」、「祖靈」等精神和日本文化的衝突;台灣史書裡談的是「山地勞役剝削問題、原住民與日本人通婚問題」。

經過前面幾個問題的討論,課程最後,才向孩子們解答賽德克語中「賽德克.巴萊」的意思:真正的人。

孩子們理解了多少?這也許可以從課後孩子們的反應得到一些解答,有好幾個班的孩子都在戲劇課上嘗試演出「莫那魯道」的故事。孩子們揣摩著莫那魯道決定要「決一死戰」時的心情、表情和動作。各班都有孩子自願參與跨班級戲劇演出,表演「日人招降賽德克族」和「日本警察與賽德克人爭議搬木材」等短劇。三年級的孩子們也決定,在結業表演時,演出「誰殺了莫那魯道?」。

 

劇本,由老師撰寫,但,演出的孩子們,抓到神韻了

 

旁白:莫那魯道的屍體被發現了到底是誰殺了莫那魯道?

日本警察和士兵:當然是我們偉大的日本人殺了莫那魯道!因為我們有機關槍、飛機、磁浮列車嗯,這是後來發明的啦。對了,我們還有毒氣彈。哈哈,只有偉大的太陽國才有能力殺了莫那魯道

日本官員:耶!警察和士兵不要亂說話。我是統治台灣山區的日本官員。我們是有禮貌的日本人,怎麼可能亂殺人?是那些賽德克人要砍我們日本人的頭,我們才會反擊。所以,我覺得是「出草」就是砍人頭的野蠻習俗,殺了莫那魯道,反正,不可能是我們日本人的錯。

巫金敦老闆:不不不,賽德克人出草是一種習俗,應該被尊重。我覺得莫那魯道會死,是因為漢人都不幫忙賽德克人。當時只有我,巫金敦,把金敦商店的東西都留給他們,其他的漢人啊,溜的溜、躲的躲。要是漢人和原住民一起團結起來,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怎麼會打不贏日本人?是漢人逃避的態度,殺了莫那魯道。

不參戰的長老:莫那會死,是因為我不同意部落裡的勇士跟莫那一起戰鬥。要是我們全部的賽德克人都加入戰爭,日本人就算比濁水溪裡的石頭還多,我們也沒在怕。為什麼我當初不帶領部落加入戰爭呢?(長老露出很苦惱的樣子)

花岡一郎:我覺得是我,要不是我從賽德克人變成日本人,頭目也不會這麼生氣,氣到要跟日本人決鬥!

 

戲中戲1

 

花岡一郎:莫那頭目,被日本人統治不好嗎?至少我們不用像以前一樣靠獵殺求生存!

莫那魯道:達基司,你們以後要進我們祖靈的家?還是日本人的廟?我還聽說你在學校裡面學日本人打我們的小孩!

花岡二郎:一郎打他們,是希望他們以後不要被日本人瞧不起。

莫那魯道:日本人瞧得起你們嗎?自己人打自己人,才會讓人瞧不起。

花岡一郎:頭目,被日本人統治有什麼不好?至少我們現在有學校、有郵局。

花岡二郎:對呀,而且都忍二十年了,為什麼不能再忍二十年?說不定二十年後,你的孫子就可以

莫那魯道:就可以忘記祖先?變成日本人?

花岡二郎:頭目,我

花崗一郎:頭目,打人事件我們會幫忙的。

莫那魯道:你們回去吧!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莫那魯道的妹妹:都是我啦,我是莫那魯道的妹妹。因為我被強迫嫁給日本人,過得很不快樂,哥哥才會決定要跟日本人決鬥。我的不快樂殺了我哥哥

布農族頭目:我對不起賽德克人!因為我們布農族聽日本人的話,跟賽德克人作戰,才會讓莫那死掉。要是布農族人跟賽德克人並肩作戰,莫那怎麼會死?可是,日本人威脅我們,到底要怎麼辦呢?是不是我殺了莫那?

莫那魯道爸爸的幽靈:我是莫那魯道爸爸的幽靈。當初,我和莫那也只想在山上快樂的打獵,練習當「真正的人」。都是日本人佔領了我們的山和森林,我才會教莫那一定要守護我們的部落。唉,我的兒子死了,是我,教導他寧死不屈。為什麼我不教他努力的活下來?是我殺了莫那嗎?

 

戲中戲2

 

旁白:小時候,莫那魯道射倒了一隻梅花鹿。

(莫那射箭射倒梅花鹿,狗衝出來。)

莫那魯道:爸,我射到了!

爸爸:莫那,你真勇敢!你要記得,以後要當真正的男人,死在戰場上,才能走向鬼魂之家。

旁白:後來,當莫那魯道的爸爸被日本人射傷時。

(日本警察射了爸爸一槍,爸爸中槍倒地。)

莫那魯道:爸,你不要說話,我幫你止血,你會沒事的。

爸爸:莫那一個賽德克活著,就是為了要走過彩虹橋,進入祖靈的家,成為一個真正的人。莫那,千萬不要讓日本人進入我們的部落你懂了嗎?

 

彩虹橋:是我嗎?真的是因為我嗎?我明明只是太陽光遇見雨滴後的光影,賽德克人呢,卻以為死後可以踏上我的身體,得到永遠的快樂。拜託,我只是一道彩虹耶。永恆的快樂、永生,到底是什麼呢?

旁白:想知道到底是誰了莫那魯道嗎?

所有演員一起:今年暑假,一定要去看︻賽德克.巴萊︼!

(~演員們謝幕~)

 

後記

 

演出前的綵排,旁觀著的所有人都被劇中人的語言拉緊著神經,沒想到結尾反差這麼大一位五年級的孩子頓了兩秒,脫口而出的是:「這不是一齣戲,是廣告片吧!」

這話,從另個角度解讀,反而安慰了所有看戲的人。因為,這無法被改寫的歷史,對眼前的大大小小的人,都沉重!

原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