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羅裕虹(森小教師)
森小是住宿學校,來自各地的孩子,週一到週五,有四個晚上和室友們相處。每個寢室有六個不同年齡的孩子,對小學生來說,這樣的團體生活,和在家裏有自己的房間、和家人之間的互動,有很大的不同,在學校,孩子們需要面對與同學、室友的互動,當然有許多歡樂,有時,也會有一些困擾…

這兩天,寢室裡就有不愉快的事。

晚上,五年級的雲雲說,早上剛來到學校,發現上舖的床上有沙子和死螞蟻。三年級的小夢也說,枕頭上有幾根長頭髮,而且那不是她的。二年級小花的床鋪被弄亂了,而小靈、琪琪的床上也有沙子。只有小真的床沒事。這個情勢,讓小真的臉都垮了,因為,大家雖然沒有明說,卻都用怪怪的眼神看她。

當天晚上,和孩子們談了一下,我們猜想,會不會是假期中,有人進來過寢室?我說我再跟主任確認一下。

隔天下午我在辦公室和其他老師討論教案時,三年級的小真進來說,她的床上有沙,而且,心愛的娃娃被人潑了沙子了,每天三餐要吃的中藥也被灑到椅子上。接著,雲雲、小花也來說,雲雲的小豬玩偶被丟進垃圾桶。

當場,我先向孩子們表示,知道了,晚上再處理。

晚上,我先協助孩子們清理寢室。然後,也和平常一樣,和大家在寢室裡一起玩「報數球」的遊戲,希望大家的心情,不要因為寢室被弄而變得很糟。遊戲之後,我請孩子們坐好,邀她們一起談。

這一晚,談了幾個點:

1.學校不是法院,我們不一定要找出做那些事的人,但是,我們可以試著藉由這些不愉快的事,把它轉成可以協助我們的養分:讓我們 從當中,學到一些事情,也多了解、探究人的心。

2.在森小,寢室是半公共空間,架子是開放的、櫃子也沒有鎖、行動時也很容易碰到別人的床…。如果想要「弄」別人,很容易;當然 ,也非常容易被「弄」回來,而這樣的狀況,可以不斷循環地來回作弄。

3.今天寢室裡的事情,會讓我們開始懷疑到底是誰弄的?是他嗎?還是另一個人?會疑神疑鬼的,這樣每個人都不愉快。這時我舉了一 個森小老師的例子,他懷疑家裡那隻剛成年的貓懷孕的過程。孩子們聽得入神。

4.如果真的要防人,就要上鎖。但是,孩子們也說,如果用鎖,鑰匙掉了,反而妨礙了自己的方便。

5.我們先不把力氣放在找出是誰做的。我請大家猜猜看,為什麼那個人要用這樣的方式表達?他怎麼了?

6.我們談到,那個人也許少了一種能力,就是當他有不滿時,他沒辦法直接向對方表達,因為,直接表達的同時,也需要承受對方當下的反應。

7.這時,孩子們說了一些對彼此的感覺,我稱讚孩子們很棒,可以直接表達自己對別人的感覺。

8.再來,我請孩子們想一想,平常和人的相處,有沒有什麼讓別人不舒服的地方,而可能引起別人的不滿?

9.我們可以選擇,很快樂地一起玩,像剛剛一起玩「報數球」一樣;也可以選擇過著猜疑、防著別人的生活。

孩子們不時地說出自己的想法。被弄得較多的三年級孩子小真說,「那個人需要被幫忙…」談的過程,氣氛很好。但是,這個談話還沒有結束。  

我心裏打量著,下一次,我們還要繼續談,談背地裡弄人,會有什麼負面影響?談藥,對人的重要性;還有,弄別人的人,其實心裡一直得擔負著這件事,是有壓力的…。 

類似以上的談話,在森小是常有的,因為是團體生活,孩子們需要花力氣,彼此協調、適應不同的脾氣和性格。在這樣密切聯繫的環境中,要練習與人相處;要思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要體嚐人心的良善與深沈;同時,也要學著表達自己…。

有時候,這些過程會伴著一些曲折和辛苦。不過,面對這些曲折的過程,我們的做法是陪孩子更了解自己,也更了解別人,我看到的是,孩子們的眉眼,是逐漸開闊的。

註:本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205期。
創作者介紹

人本教育學院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