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力玄/森小教師
住在這一寢的女孩們生活得很精彩,她們一起開畫廊,一起說故事,一起編劇排戲,發明許多有意思的遊戲,大家總是嘻嘻笑笑玩在一塊兒,創意無限,更厲害的是,她們還很有分工合作及溝通協調的能力,每個人依照自己的個性與喜好扮演遊戲中不同的角色,意見不合時,也能有條有理的討論出共識,讓遊戲繼續。對三、四年級的孩子來說,這實在很了不起!

不過,雖然大半個學期在和諧、歡樂的氣氛下度過,還是有些生活相處上的小摩擦逐漸浮出,困擾著她們。

幾個禮拜以來,陸續發生了一些事:有人的鏡子破掉,有人的布娃娃被扯壞,有人的仙人掌被打翻在枕頭上…這些事件,造成當事者的困擾,當我要幫忙處理時,其他人卻都異口同聲的說:「不是我弄的,我也不知道是誰弄的。」寢室的氣氛變得有些奇怪,孩子彼此之間的信任感受到了挑戰。

這個星期三晚上寢室時間,輪到玟儀發現不對勁,她的背包裡被倒了好多沙。

我一面幫忙玟儀清理背包,一面詢問寢室裡的孩子們,大家都說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不知道是誰弄的。由於當天下午之後,玟儀都沒有和其他人玩在一起,我猜想,會被倒沙子,大概和這有一點關係。

玟儀心情很沮喪,個陪時,我輕輕抱著她,照顧她的委屈,問:「今天是不是有發生什麼不愉快?」

玟儀先是搖了搖頭,隔了好一會兒,才小小聲的說:「其實有不愉快啦,可是不能被別人聽到。」

原來,下午她本來跟宜婷在阿圖看書,後來宜婷先離開,等她回寢室的時候,宜婷不知道為什麼就不跟她玩了。玟儀覺得包包裡的沙是寢室裡的人弄的,因為其他人下午有在寢室玩沙。我問,要不要現在找大家談一談?玟儀想了想,說想要隔天早上先單獨跟宜婷談。

九點鐘,大家都躺好準備睡了,我也準備離開,突然聽到玟儀大叫一聲,原來她突然發現被子下面也被灑了一大灘沙,玟儀原本已經恢復笑容的臉,又垮了下來。

聽到玟儀的叫聲,其他孩子們紛紛從床上探出頭來表達關心,有人驚叫著:「哇!也太多沙了吧!」也有人同情的說:「好可憐喔!」

玟儀低著頭研究床上的沙,發現,「這是我跟宜婷之前一起找到的沙啊!」宜婷楞了一下,很快地、小小聲地應了一句:「喔,對不起。」我轉頭問其他人,「你們下午有在寢室玩沙,所以,這些沙子是你們倒的囉?」大家紛紛搖頭否認,我不禁覺得奇怪:「那為什麼宜婷剛剛要說對不起?」

「有嗎?」「她沒有說對不起啊?」另外兩個孩子大聲的反駁。

玟儀滿臉狐疑,「我也有聽到宜婷說對不起耶,難道是我們聽錯了嗎?」

我看著孩子們的表情,不信任和懷疑的味道愈來愈重,再這樣繼續下去,大家就要互相質問、自我防衛起來了。

我決定開門見山地說:「發生這樣的事,被惡整的人會很難受是一定的,可是,為什麼有人要這樣做,一定也有原因,或許玟儀有什麼地方讓做這件事情的人不舒服、生氣,所以有人選擇用這樣的方法表達自己的委屈。但親愛的孩子們,我們幾個人每天一起生活在這間寢室裡,如果你對任何人有什麼不滿或委屈,直接把事情說出來,讓彼此知道,一起解決,會是最好的方法。」

宜婷聽我這樣一說馬上回道:「我們沒有委屈啊!」我笑著提醒她們:「但宜婷、其琪、佳淳,前幾天妳們才告訴我,最近和玟儀相處的時候覺得有些委屈,而玟儀在和你們相處的時候,其實也有她的委屈,但你們都不知道耶。」

被我這樣提醒,一直認真聽我說話的佳淳,突然大聲的說:「那我們現在來談!」

其琪在旁一聽,也馬上附和,「我也要!現在就來談!」

這才發現,在場的每一個人,包括剛剛一直還沒有出聲的承熹,都有「委屈」想跟玟儀說,我看看錶,雖然已經過了就寢時間,但現在大家有了一起好好面對問題的氣氛,決定把握當下,讓大家都說一說。


她們不喜歡的事情…
 
我請孩子們圍坐一圈,讓彼此都能看到每一個人,我特別選坐在玟儀旁邊,摟著她,先做一個開場:「現在四個人都有話想對玟儀說,但玟儀只有一人,你們人多,又都是針對她,我猜這樣會讓人有點緊張…」

話還沒說完,佳淳就接口:「那我們一個一個慢慢說!」

看著孩子們一個個認真、善良的臉龐,我知道她們懂我的意思,心裡好讚嘆。對話就正式開始囉!

佳淳第一個說:「玟儀,我們不喜歡你說:『不和我玩的話,我就…(擺出一個可怕的表情和一個搔癢的動作)』,你以後可不可以不要這樣?」

其琪和宜婷點頭附和。我問她們,「為什麼不喜歡玟儀這樣?」

她們說,因為「不喜歡被搔癢」「真的有被她搔過,很難受」,而且,「這樣說讓我有被威脅的感覺…」

我再問玟儀,「為什麼要這樣說呢?」玟儀不好意思地回答,「因為在家裡都這樣和爸爸玩,習慣了。」

佳淳很認真、很誠懇地看著玟儀:「那你可以改一下嗎?」玟儀用力地點點頭:「好!可以!」

因為大家沒有指責的意思,所以原本有些緊繃、有點怕怕的玟儀,經過這一段對話,漸漸能夠放鬆,也可以抬頭了。

接著換承熹:「有時候玟儀會跟我講秘密,可是講完之後會說:『你不能告訴別人喔,不然我掐死你!』我不喜歡這樣。」

旁邊的人點頭附和,同時還補充:「宜婷也會這樣!」宜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聽到這樣的話有什麼感覺?」我問。

「覺得很害怕」「晚上睡覺還會擔心真的有人要來掐我脖子一樣。」「也是被威脅!」
我對玟儀和宜婷說:「這樣的話會讓人覺得恐懼,以後也不要這樣說,好不好?」兩人一起點點頭。

接著,佳淳又有話要說:「我上次也被惡整,仙人掌打翻在枕頭上,衣櫃裡還裝了陷阱,一打開門就有東西掉下來,我差點被打到。那個時候都沒有人承認!」佳淳笑笑的,但是用有點埋怨的眼神看著宜婷和玟儀,「後來宜婷對我承認了,說是她和玟儀一起弄的。」

我問佳淳:「那時候是什麼感覺?」她撇了撇嘴:「很生氣啊,很想哭…」

再問:「那妳知道她們為什麼要那樣弄妳嗎?」佳淳皺著眉頭說:「不知道。」

我問宜婷和玟儀,「那時候為什麼那樣做?」

「嗯,好像是因為…」她們兩個想了很久,不好意思地說,「忘記了…」

「不過,是有原因的對不對?」我說,「只是那時候大家都沒說,佳淳被整得莫名其妙,到現在都不知道哪裡有問題,只知道自己被整了、好難受,可是讓你們不喜歡的事情,還是有可能會再發生,因為你們沒有讓佳淳知道。但是像剛剛我們討論『覺得被威脅』的那些事,很清楚地說出了自己的感覺,對方就知道她應該怎麼改,這樣,就可以讓彼此之間相處的愈來愈好!」


說不出來的話都說掉了
 
最後,終於輪到玟儀說她的委屈,她問宜婷為什麼下午不跟她玩。

宜婷說:「有時候就是不想一起玩啊,因為我想玩的跟你想玩的不一樣。」

我幫忙多說了一點:「每個人都會有想要跟別人在一起的時候,但也會有想要自己一個人的時候,而且每個人想要『跟別人在一起』和『想要單獨』的比例又不一樣喔!」我伸手比了比,「有些人喜歡『和別人一起』多一些,有些人卻很需要『自己獨處』,這是每個人的差異,每個人也都有權利決定自己要做什麼,大家彼此尊重,相處起來才會比較愉快。」

玟儀和其琪不約而同地說:「我是比較喜歡和別人一起的那種!」

佳淳說:「那像承熹就是喜歡自己一個人的。」

承熹在一旁猛力點頭,她在這一方面很有感觸,因為當她想要做自己的事情時,其他人會說:「你不跟我們玩我們就不跟你作朋友」,讓她十分困擾。

談了半個小時,看著孩子們把好多積壓在心裡的話說了出來,解開猜疑、澄清誤會,雖然時間晚了,已經有人開始打呵欠了,大家卻似乎愈來愈有精神!這時寢室的氣氛是讓人安心、信任。

結束談話前,我再回到玟儀的床被倒沙的事,孩子們還是說不是她們弄的,我就再次提醒:「有什麼委屈或不滿,把感覺說出來,才能讓彼此相處的愈來愈好!」

離開寢室前,孩子們依然情緒高昂,她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還有些話想講,但是先不想讓我聽,等她們準備好了就會讓我知道。被這樣一說,我當然心裡癢癢的,好想知道她們要說什麼,但是撒撒嬌、鬧一鬧之後,還是留給女孩們一個空間,讓她們好好的說話。

半個多小時後,我再經過寢室,發現裡頭你一言我一語還十分熱烈,探頭進去提醒她們要早點睡,孩子們說,「好好好,馬上就要睡了!」看著她們一個個興奮的模樣,我也被感染:「雖然已經好晚好累,可是今天晚上你們一定把很多之前說不出來的話都說掉了,一定很值得,對不對?」

她們七嘴八舌地回道:「對對對!心裡的大石頭都放下來了!」「我現在心情好輕鬆喔!」「今天晚上一定可以睡的很好!」

 
還需要我幫什麼忙?
 
果然,隔天早上,每個人都用燦爛地笑容和我說早安!還興奮地拍著胸脯說,「把話說出來,好輕鬆喔,睡得真好!」這個早晨,五個人感情好得不得了,同進同出,一起刷牙、洗臉、吃早餐,開心的程度,讓周遭的人不多看一眼都很難。

我好不容易找了個空檔,單獨問玟儀,「昨天晚上被倒沙子的事,還需要我幫什麼忙?」玟儀笑了笑說:「不用了啦,」然後神秘地說:「昨天晚上你走了之後,宜婷她們都告訴我了。」

哈!原來,她們不好意思讓我知道的,是這件事情啊!
 


 
•  故事中的人名都是真的,也徵求過她們五位小姐的同意。   
◎ 原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236期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