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英/人本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那一天,我去上森小老師的暑假進修課;十幾位老師眼巴巴看著我,看我還能說出什麼以前沒說過的話。我把他們也環視一圈,心想,如果我什麼也不說,你們總抓不到我炒陳飯的辮子了吧!

有一位是今年的新進同仁,剛好坐在很前面,我就問她:「在你都沒有準備,也沒有思考過的情況下,如果要你教一堂課,你最想跟小孩說什麼?」她說:「我就想跟他們談日出。」不止是我,所有的人都嚇了一跳:日出?這是哪一椿啊?

我們的新老師接著解釋:「我說的是太陽剛剛躍出海平面的樣子,才從環島旅行回來,滿心都還是這種景象;而且,我忽然發現,並不是站在海邊就能看到海上的日出…」; 過了一會兒,我們才回過神來,對耶,如果是在西海岸,你永遠都只能看見海上的日落!

馬上就有一位老師說:「好,我們就來問小孩在哪裡可以看到海上日出,他們一定都會說是淡水。」大家都會心的笑了,確實的,自從捷運通車之後,對於台北的小孩而言,海邊大概就等於漁人漁頭—至於日出嘛,你總要先到海邊才能看到海上的日出啊!

又有一位老師說:「不行,應該要先解釋日出是什麼意思,不然小孩根本聽不懂那個問題;你這個課應該是針對低年級,對吧?」接下來七嘴八舌,大家紛紛各抒己見,眼看著情勢就要大亂,我趕忙說:「想不到這沒頭沒腦的日出,竟然是很厲害的一個合科教學的題材;既然如此,我們就用這堂課來為它設計一個教案…」

以下,就是這教案最後成形的樣子;當然,在這兒我只能說個大概。

第一步,先在黑板上畫一條橫線,在橫線上再畫個大半圓,然後問小孩:你們猜這是什麼?胡亂猜一陣子之後,老師拿出一張海上日出的照片,然後用一段優美的文字描述它(以上是解釋日出的意義)。
第二步,問小孩在他們印象中,太陽每天是從哪兒出來的?給四個選項:山後面、鄰家屋頂、窗外的大樹的樹梢、海面上,分別在黑板上用簡圖表示,讓小孩舉手,把四種人數的統計記在簡圖旁(這是為了召喚小孩既有的經驗,並彼此交流)。

第三步,問小孩:如果想看到海上的日出,除了要起個大早外,要去哪兒看?對於各種可能的答案(例如爬到高山上,或坐車去某個海港),老師都只要說對或不對,不要多做說明 (這是為了引發小孩的好奇);第四步,等到小孩吵著要一個解釋的時候,老師拿出台灣的地圖,把學校所在的地方,和剛才小孩提出的各個地方在地圖上指出來,並逐一地問:那你們猜,為什麼我剛才說不對 (不能在該處看到海上日出) 或對?(這是幫助小孩脫離自身的經驗,從高處俯
視大地,並引導思索)

第五步,問小孩:你們聽過太陽是從東方升起來的嗎?然後老師在地圖上指出東方的方向,再返回來問小孩,從教室出發,東方是在哪一邊?從你家出發,東方又是在哪一邊?(這是把東方定義為太陽出來的方向,再利用小孩的既有經驗來確定東方)第六步,現在你們知道為什麼只能在台灣的東海岸看到日出,在西海岸卻看不到了吧?
當然要稍稍解釋一下台灣的中央有一道縱貫的山脈,以及人的視力有限,只要有一段距離,即使沒有遮蔽物,也是看不到海的。

第七步,如果時間許可,或小孩的興致還夠高,就可以延伸原來的問題:為什麼太陽總是從固定的方向升起呢?先確定一天之中太陽在天空有一個大概不變的路徑 (由東向西落下), 再追問何以如此?讓小孩發揮想像力,沒有顧忌地表達,老師則適度提供一些古老神話對此的解說。第八步,老師拿出地球儀,讓小孩想像自己站在地球儀上台灣的東海岸,隨著地球自轉而從黑夜進入天明,以及如何在海面上看到日出(當然要指定一個假想的太陽的位置,那是固定不動的)。

第九步,當小孩覺得「用地球自轉來解釋日出」其實不是那麼容易弄懂,老師就可以叫停,然後說一點哥白尼地動說和日心說的故事,讓小孩知道,不是他們笨,而是整個人類的智慧要了解這件事情,都非常困難,所以,關於「從哪兒可以看到海上的日出」這一課,上到這兒就可以了,剩下的困惑,就留在心裡慢慢想(這是因為,留下問題比強求學會更重要)。

以上,就是這個教案大概的樣子。說起來,並沒有什麼驚人的高論,好像也不必動用什麼教育或認知的學問;但我以為,我們就應該這樣教小孩。

台灣的局勢,這幾年下來,很難不讓人覺得沮喪;其實,沮喪一下也不要緊,只是我們沒有一刻可以放棄對下一代的責任。無論如何,不管怎樣,說到最後,我們都得好好教小孩;也不必說什麼小孩是未來的希望,就只看著小孩純真可愛的樣子,我就覺得,他們值得享有更好的教育!

日出?俗話說,太陽底下沒有新鮮的事;其實,太陽每天出來,更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問題只在,你要用什麼眼光去看?我們應該培養觀看日出的眼光,並把這種精神,教給我們的小孩!






註:原文出自於2008年人本教育基金會會訊(工作報告),工作報告其他文章及報告內容網址:http://hef.yam.org.tw/fundraising/2008/newspaper/index.htm

hef198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